温斯顿吴的博客 模仿、熟练、超越

《克罗谈投资策略》读书笔记

2019-03-02

期货交易中的墨菲法则

墨菲法则:如果某件事有可能变坏的话,这种可能性就会成为现实。

墨菲法则告诉我们:你若想提前知道哪些交易有可能遭受损失,这类交易就包括:

  • a.那些你不曾建立保护性的止损委托的交易,或者
  • b.由于不谨慎而持有过多的头寸,超过了你应该持有的头寸。

第1章 导言:人们称为J.L.的人

1959年我进入华尔街的最初日子里,利沃默就是我心目中的英雄。当我不断发展自身在价格分析以及交易中的专业技术水平时,他又成了我的教练和精神上的导师。同其他许多 投资者一样,我深受他的战术、策略及市场哲学影响。

“市场只有一个方面,这个方面既不是牛市又不是熊市,”他写道,“这个方面就是正确的方面。”这一基本理论已深深中入我的脑海,挥之不去。每当我读到那些过多重视理论而不 关注实际市场的空泛而又乏味的市场分析和策略时,我就会回想起这句话。

在所有的投机错误中,几乎没有比试图平均对冲损失更大的错误了。应当永远记住要结清显示有损失的头寸而保有显示出有利可图的头寸。

能够对市场进行正确判断同时又能坚持自己意见的人并不一般。我发现这是世上最难学的事情之一。但是只有市场操作者牢牢把握了这一本领他才能赚大钱。

下面是利沃默对遭受损失所谈论的内容:遭受损失是我所遇到的困难中最微不足道的。 我遭受损失后从未为此伤脑筋。真正使我内心感到不安的,并非承担损失,而是我做错事。

第2章 投资策略的重要性

自从人们聚在一起进行石板、斧子或是一些吃的或穿的东西的易货贸易时,就已有了所谓赢家和输家。然而,尽管存在着很明显的潜在利润以及较高的杠杆效应,大多数投机者,包括许多专家,都是以输家而告终。

除了那些虽然只能赚取微利,但交易重大而且只需支何几乎可忽略不计的佣金或结算费用的少数专职操作者外,持续高利交易商多为长期头寸交易者。他们常常是追随市场行情趋势的人。

至于我自己,很幸运地在几次大额头寸交易中进行了正确的选择,从而获取了高利。这些头寸中有的持有期长达8个月或10个月,其中有一笔头寸,如本书后面将提及的,持有期 长达 5 年。

在每一个努力进取的领域中,一流的、可行的策略那是成功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这种策略在金融投机领域的重要性决不亚于其在马拉伦比赛、网球锦标赛、象棋比赛或公司收购中 的重要性。这一共同的特性存在于下述事实中:成功或胜利既涉及技术方面也涉及策略方面的考虑、当代众多的投资者在其交易或进取的技术方面可说是不分上下的,而区别那些赢家和未能成为赢家的人的主要依据是看其是否一贯地、有约束地运用着一流的和可行的策略。

尽管他们也曾听过,甚至能够逐字地背诵出一些已经经过验证而且是正确的公理:“行市是你的朋友”,“减少你的损失并尽可能地扩大利润”,“第一次损失是最廉价的损失” ,诸如此类。这些能致胜的策略有着最基本的形式,也许所有的交易商都能记起来。但是,一方面持续的赢家能够一心一意地坚持遵守这些致胜策略,另一方面,持续的输 家却一心一意地违背、避免运用这些策略。

下面所总结的一些对策和策略,是你们避免彻底失败,能够骄傲地列入“赢家圈子”所必需的:

  • (1)只参与那些行情趋势强烈或者说行情主要走势正在形成的市场。认清每一个市场当前的主要走势并只持有符合这一主要走势方向的头寸,或者是不予参与。
  • (2)假定你所交易的方向与行情趋势一致,在以前或从属的趋势已产生的较大价差基础上建立你的头寸,或者把头寸建立在对当前行情主趋势的适度逆行位置上; 在这方面,必须注意的是如果你看错或忽略当前市场的主要趋势,不顾不可救药的熊市而买入或不顾势头强劲的牛市而卖出,多半会遭受损失,同时也会感到很愚蠢。
  • (3)你追市头寸可以形成很有利的变动,因此你应当坚持持有该类头寸。由于存在着追市头寸的有利变动这一前提,你应当忍受任何微小的趋势变动,不要轻易对该变动进行频繁交易,或者试图从反趋势交易中迅速获利。
  • (4)一旦所持有头寸的变动方向对你有利,而且你的技术分析也对这一有利的趋势变动加以证实了,你就可以在某些特定条件下增加所持有的头寸(金宇塔)。
  • (5)除非趋势分析表明行市已反转,你的指令已被截住,否则你应当保留所持有的头寸。在那—时点上,如果你对行市十分注意,你应针对最新形成的趋势对原持有头寸进行对冲 (以后章节将对解除持有头寸的策略进行具体更详细的探讨)。然而,如果你对冲了头寸,而其后的市场行为表明主趋势仍然存在,而你的对冲行为过早了,此时你完全应该重新建立符合主趋势的头寸。但是,这样做时务必要认真而客观,运用诸如本书其他地方所讨论的那种方法来建立遣市头寸。
  • (6)但是,如果行市与你预期变动方向相反,那又该怎么办呢?首先,你怎么才能知道该头寸的持有是错误的呢?如果你不能弄清楚,那么每日权益状况就能以某种不特定的方式“告诉”你。遵照大拇指规则,投资于股票交易的保证金比例不应超过 40%,而对于期货交易则不宜超过70%。

狄克逊.瓦兹,本世纪一位著名的商品投机者曾说过: “迅速逃避或者什么也不做。 ”

最后还要强调的是,尽管投机的成功最重要的因素是一致的、可行的策略,此外还需要三个增加的重要内容:约束,约束,还是约束。

从个人的(也是痛苦的) 经历看,每当我粗心地或很愚蠢地偏离这些主旨时,我就会遭受损失。在另一方面,毫不令人惊奇的是每当我根据这里所给出的战术和策略进行操作时常常会赚钱,因为这些都是永恒的指针。

第3章 赢家和输家

大多数活跃的投机者,无论他交易的是股票、外汇、期货、期权还是金融衍生工具,其命运都是以遭受损失而告终。

在布里尼写于1829年的回忆录中记述了这样一段轶事。有人问拿破仑什么样的军队是最好的军队。“夫人:那些获得胜利的军队就是最好的军队。”这位皇帝这样回答。

要想准确预测,哪怕只是提前6个月,期货价格的变动也是相当困难的,即便是对于有经验的专家们也是如此。

正值得推荐的最成功的做法是:投资和时机选择的良好技术手段,加上局密的资金管理以及着重于追市而不是时行市进行预期。

除了1975年至1980年我的休假年外,在过去33年里,大部分时间我或者呆在华尔街安静、幽僻的办公室里,或者带上交易监视器、电话、技术工具和其它设备到别的州或国外玩 摩托游艇。通常我最主要的目标就是尝试着在对我有利的头寸上获取高利,并尽量避免不利头寸所带来的损失。

从我早年在纽约美林证券公司做客户经理开始我就懂得了独立操作的种种好处。我所学到的是如下内容:不管别人的意见如何,他们的已有专业技巧如何,去和他人共享交易策略和市场观点是很没有意义的。整个华尔街的真理是 “知者不言,言者不知” 。在随后的几年里,我有时有机会就投机问题发表演讲或讲授课程。我的介绍常常侧重于市场策略、战术和资金管理,而不是介绍具体的市场小道消息,即何时买入卖出或买卖哪些工具等。

就我所提到的“投机者的悲叹”而言,在新手以及有经验的职业者之间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尽管可以理解的是职业 交易者很不情愿去承认这一事实。

我们总能很容易地为我们的错误估计和拙劣的交易找个理由;对于这种“输家心理”我很愿意提供一种可行的矫正法,分析你所在的市场,提前安排好你的策略和战术上购行动,并保守秘密。不要听任何别人的建议。包括经纪公司咨询人的建议、小道消息及一些善意的市场阔谈。同时也不要向任 何别人提出建议。

你应当坚持你的客观分析以及建立在经证明适合于你的任何一种方法或技术上的市场预测;而且你也只应当在实际的以及客观技术证明的基础上修正自身的策略。这种“证明”可以是你图表分析中的一个信号,你的计算机系统信号,或者是来自于保证金业务部,随时告诉你所持头寸已向不利方向变动,你的帐户保证金已不足。

如果你在交易中赚了钱,你就能挺直身板,接受人们的赞赏并得到财务上的报偿。但如果你遭受了损失,你将单独承担责任。在市场交易中你必须有信心,因为所有“损 失”中最严重的一种就是“丧失”对自己独立、成功的交易能力的信心。如果你对此失去信心,除了结清不利头寸以限制导致损失的暴露头寸外,你或许压根儿就不应该进行任何交易。投机者们的悲叹仍在继续,但这些悲叹看起来不外是由于粗心或交易时机选择不当,对市场趋势的错误判断,不了解良好策略的基本主旨,或缺乏自信心和自我约束所造成的。严 肃的自省使人想起这样一个主题:对于全面的成功而言,周密的策略、可行的战术以及良好的资金管理和一贯的风险控制对于良好的技术或图表方法而言更为重要。

谈起输家与赢家这一主题,如果不研究一下赢的欲望与对输的恐惧之矛盾是算不上完整的。你很少能见到这类探讨,但理解这一逻辑是成功的投资操作关键。

我收到一位澳大利亚投资者的来信,信中主要谈了交易中的逐利问题:

我所进行模拟交易总是比我的实际交易要好得多。究其原因,我相信答案就蕴含在一个简单的事实中,即哪一种心理占了上风、是赢的欲望还是对输的恐惧。

在模拟交易中,只有赢的欲望。而在实际交易中则主要是对输的恐惧心理起作用。

无论从所持头寸规模角度,还是从其帐户中资产置换频率角度看,投机者常常过度交易。交易者控制以及克服过度交易或过多持 有头寸的冲动是相当重要的。

第4章 基础分析和技术分析

现在,我所有的朋友都知道了我的基本原则,就是我从不愿意去听任何别人的市场观点,我也不愿把我的观点讲出来。

更令人惊奇的事情是亚马尼部长确实宣布他将把石油产量提高一倍(托尼至少在其传播的小道消息的这方面是正确的)并预期价格会大幅下跌。然而只有市场才具有无上的权力,空头的小道消息对市场并无影响。在商场行情疯涨的时候,几乎就不曾为石油部长们的“史诗股宏大的”宣告所动。

要当心小道消息或闲聊话题所提到的有关自由市场信息或善意的建议。当基础或技术分析结论不确定时,你一旦忽略良好的、客观的技术性结论,或坚持持有反趋势头寸,那么你就会处在极大的危险之中。无论何时都需要注意客观的市场趋势分析以及偏离当期趋势的大量突发性交易。成功的交易者都培养自身去克服(尽管他们也承认这并不容易)与那些所谓的有根有据的市场传闻和小道消息相伴的种种警铃声和歇斯底里。

在连续几个月的涨势市场行情过程中,我从许多经纪人和交易人处听到许多宣称他们卖出恒生指数的各种各样的原因:a)市场行情看似是高估的;b)市场行情的矫正到时 候了; c)他们听到一个看跌的消息认为价格将会下跌,而且 d)纽约一家大投资公司大量买入是价格上涨的最主要原因,而这家公司行为不久要变为空头从而会使市场行情再次看跌。

无论在股票、商品还是在外币投机中都绝对需要一种有约束的、客观的处理方法,这似乎是本书中不断重复出现的主题。

人们运用客观技术分析得出结论与人们在所谓新闻和分析中所看到的结论经常存在差异,这似乎带给许多投机者一个近乎永久性的矛盾心理。

当我发现自己被那些很明显的矛盾说法和人为的事后宣告和准分析搞得迷乱、不安时,我的做法是把自己与这些所谓的消息隔离开来。取而代之,我把注意力集中在一个详细而有 实效的技术因素和指标的分析中去——试图从混乱中寻求到条理性。这段间歇最好在隔离状态执行,远离各种打扰和善意的建议者。隔离状态与期间稳定以及与分析的清晰和高质量看起来是有一种相关关系的。

第5章 孙子(2500 年前)所著《孙子兵法》和交易致胜艺术(公元1994年)

有两本书我曾一再阅读,至少每本阅读有五次之多。第一本就是《一个股票交易者的回忆录》 ,书中描述了交易策略并且对杰西·利沃默进行了探讨。很显然,利沃默对于该书的任何一位读者都不再陌生了。另外一本书就是孙子所著《孙子兵法》,该书较利沃默而言更为深奥难懂。

《孙子兵法》可称得上是当代最具影响的有关策略方面的著作。

《孙子兵法》广泛地用于具有普遍意义的竞争上,从人与人之间的竞争到国与国的竞争各种不同的层次。其根本目的是通过通晓物理、政治、矛盾心理学,尤其重要的 是了解自己本身来达到天下无敌、不战而胜以及获得不可战胜的力量。

最重要的是,《孙子兵法》是一种工具,它有助于理解冲突与转比的真正根源,有助于理解约束和耐心以及成功与失败。很肯定地说,这是一段最为雄辩而又引人注召的表述。

在金融舞台上,你会发现自己处在一种异域的不友好的环境中,其中有许多参与者随时准备把你同你的资金与自信心分离开来。

如果你在市场上进行交易,不管你是日交易商还是头寸(长期行为)交易商、一旦你从你所使用的任何一个时机选择指标中获得可操作的信号,那么你应毫不犹豫地进行这次交易,而且要迅速。

你必须勇敢,并且一旦你的信号“指示”你采取行动时,你就立即执行。这不是犹豫或害怕的时候,不要怕犯下错误,因为你的止损指令不会使你遭受很大的损失。但是,如果从你所相信的技术分析方法中你得到了确凿的交易信号,你仍感到害怕,这样是没人能帮你的。

当我持有的巨大的铜的多头头寸在经历了长达9个月的市场涨跌之后最终赢利时,我买了一艘漂亮的46英尺内燃机发动的帆船。当最终结清该头寸并一次性支付帆船买价时,我的满足感真是不胜言表的。

整个战役的每一方面都应加以研究和佑算:如果价格上涨……如果价格下跌应该做些什么?在哪方面以及怎样增加头寸(金字塔)……在哪方面以及怎样减少头寸的规模? 如果所待头寸变得不利,你是立即解除该头寸,或者你会再次进入市场持有反方向的头寸? 交易的这些以及许多其它方面都应在巨大的金融风险形成之前提前分析并估算出来。提前在纸面上做这些分析是很容易的;但一旦你承担了责任, 投入了资金和自我, 这些要做起来就相当困难了。

一般,除非无论从心理还是从身体上我们都感觉很好时,我们进行交易是不能达到最佳效果的。

不要让外界影响干扰你交易上的注意力。

靠推测就能赚钱并不容易;但是当你以一种有防备的、超然的以及完全的注意来取得这一想要得到的东西时就会相当可行的。如果你想得到乐趣,过得高兴,做点别的什么事;但一旦你在市场上操作时、 一定要严肃认真, 按逻辑办事。

一个经过训练的交易者要赚取百万美元,较对交易一无所知的交易者赚上几百美元要容易得多,这句话确实道出了真理。

第6章 你所期望的赌博方式

在最有可能获胜的交易上下赌注是最佳“行动”。

如果你,或者是你所认识的某个人,在一个具有明显看跌趋势的市场上持有多头头寸,或不顾主要的看涨趋势而卖空,但这类头寸的结果却有一份很好的利润,这类事发生时,体会做何感想呢?从这一事实中你是否有可资借鉴的经验教训呢?这是否意味着,如果你一直反主趋势而买入或卖出,就能期望着最后能成为赢家呢?回答是无条件的一个字:不!

我们过早结清头寸的原因有许多,因为止损限额过窄而使交易被市场截止,或由于厌烦、不耐心或紧张而结清头寸。

在明显的趋势市场只获小利的人不会变富。

如果无论出于何种原因你不再持有某一追市头寸,在其后两天,趋势方向仍保持不变,那么你应当重新持有该头寸。不管此时的价格高于还是低于你退出市场时的价格,这都不会有什么实质性关系。

第7章 知者不言,言者不知

香港一家大的投资公司研究部主任给了我一些股票价格图表并征求我的意见。“。“你会买入还是卖出这只股票?”他问道”您估计这只股票价格会有多大变动幅度?”我的回答简单而直接了当:“我不知道。”

“我认为如果只依靠单一的价格图表,而没有进一步的信息或技术性研究,没有人能够给你一个可靠的答案。”然后我又继续告诉他如果我要试着分析这一图表所需要的更多的信息及研究。

“这真是太有趣了,”他说道,“你知道吗,我曾经把这同一份图表送给至少六位其他的经纪人和分析专家看,他们中每一个都给了我一个十分确定的或买入或卖出的回答,有的人 甚至给出了买入卖出的价格目标。更有趣的是,他们的交易年数加总起来也不如您的交易年数多。 ”我所能说的只是: “这并不奇怪;这正是我所预料到的。 ”

由于那些“内幕人士” ,即知道即将公布的通知内容的那些人在这一看涨消息为公众所知之前已大量买入该只股票。从而使股价已有了一个阶段的上涨。然后,当通知公开以后,公众涌入买股。那么你认为是哪些人为这种(无根据的)买入提供股票的呢?不是别人,正是那些在消息公开之前就已提前积累该只股票的内幕人士。

善于思考的投资者都应对每一次市场变动之后的消息散布方式加以研究。

机敏的操作者会忽视各种谣言、闲聊之话以及各种常见的市场消息。他的注意力将始终集中在与 每一市场相关的真实技术因素上,始终注意那些最适于他,也最适于其投资或交易类型的任何一种约束策略和风险控制技术。他不会忘记那句古老的华尔街名言:知者不言,言者不知。

第8章 为什么说不存在“坏”的市场

一个投资者赚钱时,他会把这种成功归于技巧、超人的敏锐和聪明的时机选择。但一旦他遭受损失,他往往这样开脱:市场很可怕,波动过大而且变动频繁。投机者往往忽视或否认交易遭受损失的真实原因。

为什么我们不敢承认我们在市场趋势判断上、交易时机选择上、止损指令或市场对策上犯了错误呢。

期货市场的一个普遍的事实是,除了一些偶然的、不常见的较短时期外,整个市场及价格走势本身说不上是好还是坏,也说不上是正确还是错误,而是交易者本身的好与坏,或更具体地说,是交易者本身的正确与错误。这一普通评论也许可以适用于 50 个世纪以前商品交易刚开始的时候了。即便在那古老的年代里,那些赢家也很可能称市场为“好市场” ,而那些输家称之为“坏市场” 。

事实上,在一个变动频繁而随机出现的趋势下,会有各种不曾料到的逆行,然后又是认一个逆行到另一个逆行,此时,坚持有约束的客观的策略比任何其它时候都显得更为重要 了。我们都曾一次又一次地遭受价格波动上的损失,但重要的是不要被这类情形弄得灰心丧气或者不再果断行事了。

行市与天气有许多相似之处,该是怎样就是怎样,人们对此无能为力。或者,正如马克· 吐温曾说过的:“每个人都谈论天气,但没有人对此做些汁么。”因此,如果天气看起来象要下 雨,不管你喜欢与否,你都要穿上雨衣带上雨伞,因为天气就是那样的。相似地,如果市场趋势看跌,你就卖空或站在一边;如果趋势看涨,你就买入或站在一边——因为你根本无力改变市场的基本趋势方向。你或者追市,或者遭受试图逆市而做的各种损失。

那些交易例子,即逆势而做赚了钱,或追势却赔了钱,不过仅仅是例外情形下的一些事例而已。

当交易结果变坏时,只不过是人会变得灰心丧气。尽管你的意图很好,而且你也尝试着用一种客观而有约束的方式来交易时,但大多数交易却遭受了损失。我们,包括我自己,都曾有过这种情形。我发现在这种时期,最好的策略是结清所有头寸,远离市场,直至你能使自己头脑清醒,并使你的态度更加确定。你可以肯定,当你再回到市场采取行动时,正是时机。

“把头寸卖出到你能睡个安稳觉的水平。”

到现在这也仍是一条好建议。

第9章 感觉与现实

一个人以严谨认真的态度从事任何一项金融投机,就必须了解什么是感觉,什么是现实。而最重要的是他要能够将二者客观地区分开来。举例来说,每次你建立一个趋势跟进头寸之时,假定的前提是你追求的是一个巨大的价格变动。这么做需要有持仓的勇气,不去试图寻找短线交易机会。这就体现了感觉与现实的 不同。你的感觉告诉你持有每一个趋势跟进的头寸,寻找有巨大价格变动的机会;而你的现实意识却告诉你大多数的交易注定不会有价格巨大变动的可能。可你事先并不知道哪笔交易会获得巨利,但知道有些交易将会获利,选择交易的策略只能是承受每一笔可能会有“大变动”的趋势跟进头寸,并用止损定单让自己从那些失败的交易中抽身而退。

金融市场年鉴中有大量这种市场实时例子:它们开始时极不引人注目,但后来却发展成为大规模的价格巨变市场。许多开始的入市者,他们在价格刚刚开始发生变动之时就进入了市场,却在第一次获利机会出现之时退出了市场,只能眼看着市场继续进行着非常可观的移动而无法再次进入。

我在期货交易中的一些最大利润来自铜和小麦,在这些商品中我持有头寸达 8 一 10 个月之久。我从这些可用趋势跟进头寸进行的交易中赚得的每一项盈利都大大超过 100 万美元。

第10章 风险控制和约束:成功的关键

在丛林中,所有的生命,不论大小,第一位的要求都是生存。这对金融投机商们也同样适用,只不过生存对我们而言意昧着“风险控制”和“制约”而已。追逐利润固然重要。但即使是这一基本推动力如果与风险控制和约束这一对必要条件相比较,它也要退居其次。

“把损失放在心上,利润就会照看好自己。 ”

实际上几乎每一位专家进行其个人操作时,与其他人都非常不一样,很难在他们的专业行为中发现一丝共同之处,但除了一个例外。

这些交易商中的每一位都承认:风险控制和约束当然是他们全部成功要素中两项最为重要的内容。这也是唯一一个他们全部认同的因素。

显然对每一位阅读此书的投资者而言,无论他或她效力于何种领域的投资,持续并成功地进行投机的最重要战术是控制损失,也叫做风险控制和“按原则交易”的约束。如果能控制住损失,让盈利增加(这不容易达到),你就能成为永久的赢家。我们寻求的是一个系统的、客观的风险控制和制约的方法,它将包括下述三方面内容:

  • (1)限制每一交易头寸的风险。 一种方法是确立每一市场的最大损失限额,比方说资本金的 1%到3%,精确的数目则取决于帐户规模的大小。对小额帐户来说,将损失限制在资本金的 1%可能不具有实际可操作性。因为止损限度太紧的话,由于市场价格受各种因素左右上下频繁波动,可能使你遭受一连串损失。确定限额的技术没有什么神奇的地方,它仅仅是帮助强化约束力,用一种客观而系统的方式来控制损失。另一种方法是让每笔头寸的风险与各自交易的最小保证金数额相等,将风险限制在这些保证金的一定比例内。 交易商不应将超出资本金三分之一以上的资金用于投机交易帐户, 做持有头寸的保证金。而应当留有三分之二作为储备,持有生息,充当缓冲层。如果帐户中的资产下降,应当寻找 机会缩减头寸,以便维持书中建议的三分之一比率。
  • (2)避免过度交易 这项劝告不仅适用于过度交易行为(如挤油交易),也适用于相对于帐户资本金而言过大的交易头寸。如果你过度交易,过度注重短线投机,或在股市第一次出现反向摆动时就让你道交保证金的话,你不可能成功的进行交易。
  • (3)截断你的损失 任何时候你建立一个投机交易头寸之时,都应当清楚地知道哪儿是你的退出点。 不要让可观利润变成损失。 建议的一项策略是:在每周五收盘后推进你的止损价格,数额大小相当于本局价格有利移动量大小的50%。

第11章 长线与短线

我在自己的交易中一直坚持一种双重策略,即:在盈利的头寸上我是一个长线交易商,在相反的头寸上我是一个短线的交易商。

有利的头寸应持有多久?能多久就多久。

市场如果看来比以前更难赚取丰厚的长期利润的话,那么这一缺陷与市场的关系少,而与运作者本身关系大得多。从事证券和商品交易的大多数技术交易商们越来越重视短线交易和微观定位交易,主要原因有以下两方面:

  • a.巨额投机资金被抛人市场,同时市场又缺少足够的深度和机构参与者来吸收注入的巨额指令,从而使市场价格变动表现出更大的易变性和随机性。
  • b.强大微型计算机和软件程序被广泛使用使短期交易顺利进行,这使许多技术操作者认为,这是交易场所和较优交易途经的新潮。

在我所进入的大多数市场中,我发现重阅长期图表非常有用。长期图表是指周甚至月度,的条图。对长期趋势的观察使我对市场活动有了一个更平衡全面的了解。有时我也疑惑,相对于那些跟从短期的5或10分钟,甚至是点图的人而言,到底会有多少人看这种长期图表和指标呢?我看不会大多的。

第一步是鉴别每一市场的主流趋势,对这一问题可以说有多少交易商,就会有多少种不同的趋势鉴别技术。实际上许多操作者仅仅通过对图形的主观观察来确认主流趋势的方向。这对于富有经验、训练有索的操作者来说很有效、很准确,但对大多数观察者而言,这种方法太过主观和自行其是啦。

每一位交易商都必须对他自己的技术方法进行测试,演生出相应的最适用于他的交易目标和交易风格的指标及公式。

第12章 涨势买入,跌势卖出

好的交易策略应当是使你既能在上升的市场中也能在下降的市场中同样获利。

我不赞成存入新的资金来达到维持催缴保证金的要求。 催缴本身就是—个明显的信号,表示该客户营运不佳,或至少一部分头寸业绩不佳,毫无道理要用新钱去保卫一个无利的头寸。我认为恰当的策略是通过清理一部分头寸来减少保证金要求和降低风险程度。但通过清盘以降低风险,岂不是降低了你的盈利潜力和重新获得有利立足点的能力吗? 缩减头寸,但维持地位,以便提高获利潜力,这听起来尽管是一个有前提的目标,但仍不失存价值。 如何能够达到这一目标?你可以运用一种为成功的专业交易商所了解的简单且基础的策略来实现这一目标。

遗憾的是多数投资者选挥了结束其有利头寸、持有损失头寸的策略。

成功的交易商所采用的一个技巧是结束损失头寸,保留甚至增加盈利头寸。

一些交易商用一手买入、一手卖出的方式来避免承担损失。

这不是个好主意。因为这一方法没有链阻止损失。仅仅是推迟损失实现的时间而已。在松开这一差价策略的一条腿之后,你仍需应付损失的头寸。更恰当的策略是承担损失、结束最初的头寸、在交易指标揭示给你一个客观的进入信号后重新建立多头或空头头寸。

总之,如何称呼这一基本的交易策略并不重要:持有有利头寸,结束损失头寸;或强势买入,弱势卖出。重要的是你必须清楚地了解这一策略,鉴别出强势和弱势,并以一种连续的训练有素的方式运用这一策略。

第13章 拉里·海特:亿元资金的经理人

下面是海特所说的有关交易是“禅宗似”行业的看法: 对我而言,这是一个非常象样宗的行业,你最有用的工具是你自己。日本人写过一本关于用剑作战的书中说到,以剑作战的前提是:当你进入剑斗之中,立即想象你是一个已死之人,因此你不必担心被杀。你所要考虑的全部只是作出适当的动作。

一位优秀的交易商要做的事情是:一旦算出了准确的行动方式,就组织将这一行为正确实现的途径,并付诸实施。

以我看来,使市场非情感化是一条达到连续获得回报目的的恰当的途径。如果说这一方法可能对这一行业中的某些人不够兴备,那它的确是的。对我而言,进行交易 不是为了兴奋,而是为了利润。

不论对大交易商还是小投机者来说,非情感化的风险管理策略都极为重要。尽管有时在一特定时期我们会卷入达50个之多的市场之中,但仍要在每一个市场中设立风险尺度或止损限度。此外,要设立一个最大损失百分比,将每一头寸的风险与总资产相联系。这也即是说:根据收盘价,将资产组合中每一头寸的最大风险限制在帐户总资产的百分之一。

我和拉里·海特讨论了他的这一策略:每一头寸风险的最大值为账户总资产的百分之一。我指出,当你操作的是几百万美元的项目时,很容易将风险控制在百分之一的范围内,而对于小投资者来说,百分之一的限制额显然是太紧,他们该如何进行风险管理呢?比如,百分之一的限制对一个3万美元的帐户来说是300美元。这个数额太紧。也许仅仅因为场内交易商的投机行为制造的“噪音” ,就会让你止损出场。

第14章 创建并运用一个交易系统

在所有损失当中,最严重、代价最大的损失要算丧失自信。成功的交易绝对要从自信开始,你自信:a)你有能力进行成功的交易:b)你有能力克服过去阻碍你成功交易的恶习;c)你有能力学习,能在一定的指导下成功地运作。

着重于创立并运用一个交易体系,并将它与健全的资金管理和风险控制相结合,将有助于把你推入“赢家圈子”中。

我的技术分析方法可以被最好地概括为 KIS 方法。 KIS,如许多人所知,意思是: Keep it simple,即尽量简单。

也许,有的交易者认为“多即是好”,但对我而言却是“好即是好”,不论它有多么简单。

我们应当注意的是:没有完美的或“正确”的体系。任何为你工作的体系,只要使用顺手方便,就是“正确的体系” ,至少你认为是这样就可以了。

我所到之处,实际上是我发言的每一个会议和研讨班上,投资者看来都一心想着技术性交易体系。

读者应当充分理解,投机之路没有一条堂皇的道供你走。你可以得到一个问题的全部信息,并用数学证明的精确性来算出利润的大小。体系交易商的障碍是有许多未知情况。甚至成功的操作者也无法向自己解释说他们知道何时购入股票有利,何时价格涨得太高。

将一本书塞满数字是件多么容易的事,图表也足足有余。没有一种股票……不意味着希望与恐惧在极大程度上的交替,没有一种股票能有无限的机会让投机者满怀获利的信心去买入。经纪人告诉我们 100 个人中有一个以这种方式买了,那么其他 99 个也会这么做。他们自己进行计算、加和减……试这种体系尝那种理论……并通过他们的投机带给自己丰富的收益。

一个良好的趋势跟进体系,其独一无二的诱人之处(如其定义所言)在于它能够在趋势移动变化的尽可能早期, 建立一笔与走势一致的交易头寸。

典型的好体系(此例中是一个长期体系)常常能使你在市场继续朝有利于你的方向移动时继续持仓,而在趋势逆转时又让你能止损出场。问题在于“常让你继续持仓”之上,几乎所有的体系交易商都发现,在市场趋势有利时,恰当调整止损价格,保持原有头寸是件极其困难的事情。而(这是极为关键的“而”宇)市场不是将你截出,就是在有利之时发生逆行。在充满紧张和白热化的真实交易世界里,止损价格的设置是一门最微妙、最完美的艺术,是进行有效的趋势交易的关键所在。止损价格要么太紧,价格由于微小的技术性回落而频频摆动,你则不断地被截出市场;要么太松,将使你承担巨额的、无法防范的损失,或是在市场逆行时,将帐面盈利的大部分还给市场。正确调整止损价格这一问题的解决办法可能是设计一个成功的体系中最困难的部分,也是新技术研究中唯一受到最大关注的领域。

趋势跟进体系的另一大问题是, 在宽阔的横向价格运动时期(不幸的是这种移动较明确而活跃的趋势更普遍),体系使用者常常在价格上升时买入,回落时卖出。这些进进出出的损失对趋势跟进体系交易来说无法避免。运作者需要耐心和金融实力度过一系列的进出损失,而等待一个获取巨利的大波动。

几乎所有事例中的操作者们都承认,放弃已经验证的技术系统,使用一个跟随形势之后的自行决定策略是一个错误。

第15章 交易系统 II:克罗的建议

在所有的各种各样技术方法中,我偏好 KIS 方法,主要工具是用移动平均交叉法。

体系交易商们经过多年的反复实验发现,“交叉”技术把握住了一个MA交易体系的最大优势。

使用MA体系基本上可以通过两种方式,这两种方法的效果常常优于更为复杂和困难的体系,这使交易商们感到愕然。

霍克哈默用1970一1976年间的13种不同期货合约,按照3天至70天进行广泛排列组合后,测试它们的移动平均情况。他的结果表明:不存在一个最好的独一无二的组合。

没有一个系统能够成为获得持久利润的“最终解决办法”。它们至少须和良好的市场策略、资金管理和可行的风险控制结合起来使用。

第16章 后记:克罗的持续获利市场策略

斯坦利·克罗的交易策略:

  • 克罗是一位盈利头寸上的长线系统交易商,常常将盈利交易保留至少周;不利头寸上的短线交易商,常常在不利交易中停留不到周。
  • 他运用一个机械交易系统,进行该系统同意的每一笔交易。除非他只能从他跟踪的四种货币中最多(为每泣客户)选择二种。一般说来。除非在市场极度跌荡时,他必须通过自行决定的方式拒绝某笔新的交易或从现行交易及早退出外,他不采用自行决定的方法。作为系统交易商的主要优势在于,如果系统工作正常,与市场步调一致的话,它能够在相当—段时期内提供一个稳定的风险回报率。
  • 他是一位资产组合多样化的资金经理。跟踪并交易着 26 种不同的期货合约,遍布全美各主要市场,外加香港和新加坡商品交易所的市场。
  • 他是一位技术交易商,使用的进入和退出信号以价格为基础。这些信号通过对每一市场所做的技术性分析产生,未经优化,且全部市场使用同样(活跃)的信号。
  • 他是一位相对保守的资金经理,在信用交易中使用的资金不到各帐户资产的 %。一般在每一市场上仅交易 1 至 2 种总值达 20 万元的合约。这可以避免过度的杠杆作用和过度交易。余下的 %的资金投资于短期国库券以及作为持有储备。
  • 他构建的资产组合包括了最大数量的多样化市场群;食品和化纤、利率工具、复合能源、谷物、肉类、金属和亚洲市场。在每一市场中,他挑选主要合约的最活跃月份进行交易。
  • 他在持有多头头寸或空头头寸间绝无偏好。在掏建资产组合时,他留意在多头和空头之间实现一个客观的、防御性的平衡。
  • 他在每一市场上运用严格的风险控制限额。典型的是每份合约的初始风险,。 他在每一市场头寸上冒的风险(依据头寸大小) 平均为帐户资产的 1.0%到 2.0%。
  • 克罗有选择地运用交易止损额度。根据市场及其技术特征,他设置止损限额的依据可以是市场的变异性、交易的利润额和交易时间。有些市场历史走向稳定,他可以不用追踪(推进)止损限额。有些市场,他确信交易模型有充分的敏感性,能够对趋势变动做出适时反应。总而言之,他的止损限额设置策略允许长期交易有时间和空间进行发展。
  • 他不试图摘取天价和地价。一旦建立一个趋势跟进头寸,他就假定每一笔头寸其结果都是跟随大势的,并尽可能长地跟随这一趋势移动。而止损限额会“告诉”他何时从市场逆转中抽身而退。
  • 他如果被过早地截出市场,而第二天市场仍旧保持原有走向,他将运用他的客观进入策略,按同一定向重返市场。
  • 他的新帐户进入策略通常是等待新的信号。但如果他最近的一个进入信号表现为损失,他可能依据交易的天数和近期市场动态进入交易。

第17章 跋:90年代中国和香港的投资机会

作为一名长期的华尔街交易商,我已被训练成这样:在我开始谈赢利潜力之前,我认为先谈谈涉及的风险更合适。


下一篇 《荣枯鉴》

文章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