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斯顿吴的博客 模仿、熟练、超越

《与天为敌》读书笔记

2019-03-25

属于数学科普读物。
无术,意义不大。

绪言

预计未来可能发生的情况以及在各种选择之间取舍的能力是当前社会发展的关键。

管理风险的能力,以及进一步承担风险以做长远选择的偏好,是驱动经济系统向前发展的关键因素。

在中世纪及远古时期,甚至在并无文字记录的社会和农业社会,人们就已经进行决策,预估收益,进行贸易活动,但是并不真正理解风险或者决策的本质。现在,我们比过去的人们更少地依赖于迷信或传统习惯,这并不是因为我们变得更加理性化,而是因为我们对风险的理解使我们能够以理性的方式作出决策。

数学家们逐渐将概率理论从赌徒的工具发展成为一种管理、诠释、应用信息的有力工具。随着一个又一个富有创意的思想逐渐堆积起来,产生了大量的风险管理技术,这些技术加快了走向现代社会的进程。

我要讲述的股市始终以两派之间持续的斗争为标志,一派坚持认为最好的决策以由过去模式决定的限制和数据为基础;另一派的决策则基于对不确定的未来更大程度上的主观信仰。这是一对从未解决的矛盾。

这一点可以浓缩成一个人认为过去在多大程度上决定未来的观点。

风险管理是一门科学还是一门艺术?以及我们可不可以精确地说出两种方法的分界线?

通过对最幼稚的赌博进行的分析,发展出了许多风险管理和进行决策有关的最高深的思想。

第1章 希腊之风和骰子所扮演的角色

人类总是容易沉迷于赌博,因为我们在赌博中没有任何屏障地直接面对命运。

亚当·斯密把这种动机定义为:”大多数人对自己的能力和自己会有好运的愚蠢假设的过分自信“。

但是,如果人们对自己的好运气都缺乏自负和信心,整个世界将变得毫无生意。

当苏联人试图通过政府命令和计划将不确定性完全排除时,他们同时也抑制了社会和经济的发展。

三明治伯爵发明了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的点心,以免为了进餐而离开赌桌。华盛顿在自己的帐篷里开设赌局。赌博与野性在西方是同义词。

必须将靠机遇进行的赌博与那些技巧可以在其中起到作用的赌博区分开来。

在牌类赌博和赌马中有真正的高手,但是没有人在玩投骰子的游戏中成为高手。

概率理论似乎应该由希腊人提出,因为他们对赌博有着极大的狂热,他们有类似数学家的技巧,有很强的逻辑能力,以及对论证的固执追求。但是,尽管他们是古代人类中文明程度最高的,他们却从不曾踏入概率论这个充满魅力的世界。

一直到文艺复兴时期,人们仍然认为未来仅仅是机遇造成的,或者是随机事件的结果,他们的大部分决定全凭直觉而定。

第2章 像1,2,3那样简单

没有数字,就不会有机会和概率,没有机会和概率,处理风险的唯一方法就只有求助于上帝和命运。

一些人相信斐波拉切函数在很大范围内可以用来进行预测,尤其是关于股票市场的预测,这种预测经常足以让人保持热情。

斐波拉切的《关于算盘的书》在衡量控制风险的关键因素上迈出了惊人的第一步。

印度——阿拉伯体系的中心内容是0的发明。

第3章 文艺复兴时期的赌徒

《关于机会性赌博的著作》是我们已知的第一次试图对风险进行衡量所做的努力。

第4章 法国人的接力

费马最大的成就是在数论——每个单独数字与其他所有数字之间关系的结构分析中做出的。这些关系中有着无穷的奇妙性,即使到今天我们对其也没有完全研究清楚。例如,希腊人发现了他们称之为完全数的一种数字,这种数字所有因数之和与本身相等,如6=1+2+3。

历史学家们喜欢提起边缘错过现象,即那种某些重大事件几乎就要发生,但是因为这样或是那样的原因而未能发生的情况。

第5章 杰出人物的杰出思想

我们都不得不以有限的数据为基础作出决策,民意调查专家与2000人进行面谈来确定整个国家的意识状态;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只包含30种股票,但是我们用它来衡量数百万家庭和数千个大型金融机构所拥有的数万亿美元财富的变化。

如果没有抽样,大部分关键的决策都是不可能作出的。

抽样对承担风险是很重要的,我们经常用过去和现在的样本来猜测未来。

第6章 对人性的思考

伯努利建立了他的基本观点,即人们对风险的价值评价不同之后,他就引出了一个主要观点:”财富的任何微量增长所带来的效用与先前拥有的商品数量呈反比“。

这个效用与先前拥有的商品数量反向相关的假设是思想史上最重要的知识飞跃之一。在一张未完全写满的纸上,伯努利将计算概率的过程转化为一种把主观考虑因素引入可带来不确定结果的决策之中的程序。

伯努利提出了另外一种新颖的观点:人力资本——今天的经济学家正在考虑经济增长中的一种驱动力量。这种观点产生于他对财富的定义:财富是任何可以充分满足任何形式需求的东西。从这个意义上说,除非会被饿死,没有人可以说是一无所有的。

第7章 寻找内在确定性

帕斯卡三角和所有有关概率的早起工作都只回答了一个问题:一种结果发生的概率是什么?这个问题的答案只在大多数例子中有其有限的价值,因为这个答案有失一般性。

本章所提及到的所有成果最令人兴奋的一点,应该是不确定性是可以被测量的,这一大胆的想法。不确定性意味着无知的可能性。

第8章 至高无上的无理性法则

高斯对风险管理没有特别的兴趣,但是他被概率理论上的问题、大数定律以及由伯努利创始的、接着被贝叶斯继续研究的抽样所吸引。所以,尽管他对风险管理缺乏兴趣,但是他在该领域所取得的成功却成为现代风险控制技术的核心。

高斯在概率方面最有价值的成就确实他在一个毫不相关的领域的工作中得出的结果,这个领域就是地学测量,即利用地表的弯曲度来提高地理测量的精确度。

正态分布构成了大部分风险管理系统的核心,正态分布是保险公司所仰仗的全部。

股票价格的变化到底有多么接近一个正态分布?一些研究市场行为方面的权威人士坚持,股票价格为一种随机游动,即它们看起来就像一个毫无目标和计划的步履蹒跚的醉汉想要抓住一个路灯柱一样。

判断股票价格变化是否真地独立的最佳途径,就是看看他们是否服从一个正太分布,结果,确实有证据存在证明股价变化是服从正态分布的。

第9章 大脑损伤的人

高尔顿提出了一个普遍原理,即后来众所周知的向均值退化的原理:”退化是理想后代偏离父代,向父代的平均状态退化的倾向性“。如果这种聚合过程不存在,即如果大豆子产生更大的子豆,而小豆子产生更小的子豆,那么世界上就会只存在微型人和巨人,世界会一代代变得越来越反常,直到我们无法想象的极端。

向均值退化的原理激发了各种各样对风险的估计与预测,它成为这样一些长篇大论的根基,如”为什么上涨之后一定是下跌“。

第10章 豆荚和危险

向均值的退化为许多决策系统提供了哲学上的支持。

造成向均值的退化对决策面言是如此令人沮丧的原因有三个:

  • 第一,向均值的退化有时实在太慢了,以致于一次震荡就能瓦解这个过程;
  • 第二,这种退化又有可能太强了,以致于一旦到达了均值也无法停止,更甚者,它们会以重复的、不规则的偏差在均值两侧波动;
  • 最后,均值本身也并不稳定,以致于明天的正常可能今天就会被一个我们所不知道的新的正常所取代;
人的一生遇到的绝大部分事情都是小数的,宏观的规律是难以起作用的。
相反,违反宏观规律的异常现象通常有其重要原因,很可能反而在一定时间内具有持续性。
总是从宏观层面思考,希望发现某种规律,进而指导实际的行为来解决实际的问题,是书呆子行为。

第11章 编织快乐

现在,我们转向另一种完全不同的探险:我们应该承担哪种风险?我们应该规避哪种风险?什么样的信息是相关的?我们对于未来的信仰有多自信?总之,我们如何把管理运用到处理风险中去?

第12章 对无知的估测

如果什么事都是靠运气,那么风险管理就毫无意义,祈求运气遮掩了真相,因为它把一个事件和它的起因分割开来。

风险管理的实质就是把我们能控制结果的领域极大化,而使我们完全无法控制结果的领域变得最小,因果之间的联系就隐藏在我们周围。

混沌理论这一项更新的发展,是以同样的前提为基础的,根据这个理论,大部分看起来一团糟的东西事实上是一种潜在顺序的产物,而其中无意义的紊乱通常都是产生市场崩溃和长期牛市的原因。

通常,我们无法进行足够多次试验或取得足够的样本来把概率法则运用到决策中去。

第13章 激进独特的观念

古典经济学家们仍然认为经济是无风险系统,总会产生有利的结果,稳定性是有保证的。

这一理论是根本不符合实际的,即使是用以解释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的经济问题时也是软弱无力的。

面对战后的情况,只有极端幼稚的理论学者才会认为所有的问题都可以通过微积分和概率定理合理应用于顺序固定的偏好来解决。数学家和哲学家不得不承认现实中包含的全部环境集合是人们从未考虑过的。概率的分布不在遵循帕斯卡定义的规则。它不再遵循对称的钟形曲线,人们沮丧地发现它比高尔顿所描述的更不稳定。

第14章 除了卡路里什么都能数的人

博弈论赋予不确定性以新的含义,早期理论认为不确定性是生活中的事实,几乎不对其来源进行识别。博弈论认为不确定性的真正来源是其他人的意图。

从博弈论的观点来看,我们所做的几乎所有决定都是一系列妥协的产物,我们用别人所需来交换自己的所需以降低不确定性。就像扑克和象棋,真正的生活就是一场夹杂着合约和握手来使自己免受欺骗的战略游戏。

博弈论最初是由冯诺依曼提出的。

第15章 一个匿名股票经纪人的奇怪案例

1952年6月,《金融期刊》——金融方面的顶尖学术期刊,发表了一篇14页的文章,名为”组合选择“。其作者哈利·马科维兹是芝加哥大学的因为年仅25岁的研究生,这篇论文在许多方面都有所创新,在理论和实践中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因此,马科维茨获得了1990年诺贝尔经济学奖。

他对那些愚蠢的描述股票市场的著作毫无兴趣,例如,如何从一个芭蕾舞演员不费吹灰之力成为一个百万富翁箱型理论。他也不想把自己的想法写成易懂的语言,这种语言是许多有关股票市场的文章所特有的。

马科维茨把自己完全置于一个理性决策者的世界中,他的方法正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早期人们精神的反映。

分散化的战略性角色是马科维茨的核心思想。

通过把对不确定性的直觉变为数学形式,马科维茨把传统的选择股票的形式变为一个选择一个”最有效“的组合的过程。

人人都知道什么是最有效的,那么就会丧失有效性。
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

第16章 反复无常

我们所有的人都认为自己是理性的人,即使是在危机时刻,也能够冷静地运用概率原则进行抉择。我们习惯于相信自己在技能、智慧、远见、简洁和领导才能方面优于一般人。谁会承认自己是不称职的司机、不堪一击的辩手、愚蠢的投资者或在服饰方面缺乏品味呢?

但这种想法有多现实呢?不是所有的人都会高于一般水平,而且,通常我们最重要的决定都是在复杂、混乱、不易辨清或是受到威胁的情况下做出的。我们没有太多时间去考虑概率的问题,生活不是一场球赛,它通常处于肯尼斯·阿罗的模糊状态下。

第17章 理论巡警

第18章 赌博的奇特体系

衍生产品是金融工具,但其本身毫无价值,尽管这些听起来可能不自然,但却是它们所有的秘密。称它们为衍生品是因为它们是从某些其他资产——衍生品恰好可以用来满足对冲那些资产未预料到的价格波动的风险的需要。

第19章 等待本性


文章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