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ojean的博客 模仿、熟练、超越

《阴符经》

2017-04-05

上篇

观天之道,执天之行,尽矣。

故天有贼,见之者昌。

五贼在乎心,施行于天。

宇宙在乎手,万化生乎身。

天性,人也;人心,机也。立天之道,以定人也。

天发杀机,移星易宿;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人发杀机,天地反覆;天人合发,万变定基。

性有巧拙,可以伏藏,九窍之邪,在乎三要,可以动静。性可以伏藏,九窍可以动静

火生于木,祸发必克;奸生于国,时动必溃。内防

知之修炼,谓之圣人。

鬼谷子曰:天之五贼,莫若贼神。此大而彼小,以小而取大,天地莫之能神,而况于人乎?
良曰:从此一信而万信生,故为万变定基矣。
良曰:圣人见其巧拙,彼此不利者,其计在心;彼此利者,圣哲英雄道焉。
筌曰:中欲不出谓之启,外邪不入谓之闭,内启是其机也,难知如阴,不动如山,巧拙之性,使人无间而得窥也。
太公曰:三要者,耳目口也,耳可凿而塞,目可穿而眩,口可利而讷,兴师动众,万夫莫议其奇。在三者,或可动,或可静也。
筌曰:火生于木,火发而木焚;奸生于国,奸成而国灭。木中藏火,火始于无形;国中藏奸,奸始于无象。

中篇

天生天杀,道之理也。

天地,万物之盗;万物,人之盗;人,万物之盗。三盗既宜,三才既安。

故曰:食其时,百骸理;动其机,万化安。

人知其神而神,不知其不神之所以神也

日月有数,大小有定,圣功生焉,神明出焉。

盗机也,天下莫能见,莫能知也。

君子得之固躬,小人得之轻命。

鬼谷子曰:时之至,间不容瞬息,先之则太过,后之则不及,是以贤者守时,不肖者受命也。
筌曰:专用聪明,则事不成;专用晦昧,则事皆悖,一明一晦,众之所载。

下篇

[gǔ]者善听,聋者善视。绝利一源,用师十倍。三返昼夜,用师万倍。

心,生于物,死于物,机在于目。

天之无恩而大恩生。

迅雷烈风,莫不蠢然。

至乐性余,至静性廉。

天之至私,用之至公。

禽之制在炁。禽:飞鸟;制:控制,掌握;

生者死之根,死者生之根。

恩生于害,害生于恩。

愚人以天地文理圣,我以时物文理哲。

人以愚虞圣,我以不愚虞圣;人以奇期圣,我以不奇期圣。愚:愚蠢;虞:猜测、预料;奇:奇迹;期:等待;

故曰:

沉水入火,自取灭亡。

自然之道静,故天地万物生。

天地之道浸,故阴阳胜。浸:泡、淹没;

阴阳相推,而变化顺矣。

是故圣人知自然之道不可违,因而制之。

至静之道,律历所不能契。

爰有奇器,是生万象,八卦甲子,神机鬼藏。

阴阳相胜之术,昭昭乎进于象矣。

尹曰:思之精,所以尽其微。
良曰:耳目之利,绝其一源。
太公曰:诫惧致福。
老子曰:天心无恩,万物有心,归恩于天。
良曰:“至乐性余,至静性廉”,夫机在于是也。
孙武曰:视卒如爱子,可与俱死;视卒如婴儿,可与之赴深溪。爱而不能令,譬若骄子。是故令之以文,齐之以武。
尹曰:气者,天之机。
太公曰:损己者物爱之,厚己者物薄之。
孙武曰:投之死地而后生,致之亡地而后存。
吴起曰:兵战之场,立尸之地,必死则生,幸生则死。
鶡冠子曰:不死不生,不断不成。
尹曰:静之至,不知所以生。
良曰:天地之道,浸微而推胜之。
良曰:大人见之为自然,英哲见之为制,愚者见之为化。
良曰:观鸟兽之时,察万物之变。鸟兽至净,律历所不能契,从而机之。
良曰:万生万象者,心也。合藏阴阳之术、日月之数,昭昭乎在人心矣。
刘一明:一气上升,万物皆随之生长,一气下降,万物皆随之敛藏,生长敛藏,总是一气擒制之,一本散而为万殊,万殊归而为一本。私而公,公而私,非私非公,即私即公,一气流行,循环无端,活活泼泼的也。

相似文章

上一篇 《金刚经》

下一篇 《传习录》

公众号
文章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