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ojean的博客 模仿、熟练、超越

《我在股市活了下来》读书笔记

2018-01-10

K线形态分析不能脱离趋势,不可能仅凭借几根K线组成的形态就判断涨跌趋势。箱形理论其实就是继续短期趋势做判断,只不过带有一定的节奏感。

第1章 赌场

华尔街的实际情况:它是一个职业赌场,里面既有赢家又有输家。

股票拥有者可以被粗略地划分为两类:积极开展股票买卖活动的人,比方说我;持有股票(多数情况下是少量股票)却不交易的人,包括数以百万计的蓝筹公司雇员、管理层等,他们不够买也不出售,总之他们不会进行投机,而投机恰恰构成华尔街上最重要的活动。

我最终定下了几条个人炒股行为的守则,其中一条是:当我参与这类游戏的时候,我的主要考虑应当是尽可能少地遭受损失。

要找到一种方法来降低支付给经纪商的佣金,避免那种打一枪就跑的游击型交易方式和仅仅赚取微小利润的操作。

股票市场和赌场除了一个方面以外,并没有什么显著的区别,这个方面就是:拥有华尔街大赌场的是股票交易所的那些成员经纪商们,虽然他们中的一些人持续性地和公众开展对抗性赌博,但整个经纪商群体的利润更多是来自于佣金,而不是参与投机所得。

因为不像债券、本票或者共同基金份额那样可以赎回,所以股票到底处于什么价位就和公司没有丝毫关系。公司的财务事宜并不依赖于市场的波动情况,其实际决定因素和被冠以公司名称的那些股权凭证毫无相关性。至于分红,没有任何规定要求一家公司有义务必须对所发行的股票分红。董事会可以就是否分红的事宜进行投票,从而开展相机抉择。如果决策者自己拥有大量股份,那么通常他们也会希望分红。

事实是:股票交易的基础往往是买家预期他们能以何种价位再度卖出自己的股票,这就是投机!这就是赌博!

要说任何能够服务于公众利益的商品价格会如此波动都是无稽之谈,但是投机活动的本质决定了这种波动是相当正常的现象。

IBM公司股票价格的波动和IBM公司作为一个企业来说的业绩没有什么关系,该公司的股票价格变化仅仅和它在纽约股票交易所这个大赌场中所遭遇的状况有关。IBM每年的分红达每股4美元,这比它当前市场价格的1%还少,显然没有人会仅仅为了1%的回报而投资。

就我的观点而言,实际上所有的普通股票都是投机性股票,它们的价格可能上升,也可能下跌,只要你碰碰运气,找对一只股票就行了。

我在市场中的经验告诉我只有用一种理性的方式买卖股票才可以赚到钱,那就是:首先要深刻地理解我所购买的东西是什么,然后再思考我下一步希望把它卖到个什么价钱。

我的经验是,在华尔街上有如下三个问题值得强调:

  • 当我购买股票时,我其实是在买入赌场里面的筹码;
  • 我的目标是利用其它投机者所制造的价格波动来获取比我为此筹码所支付的金额更多的回报;
  • 由于其它玩家也抱有和我同样的想法,我就必须努力让我在玩这个游戏的时候表现得十分出色才行;

事实上,和华尔街灌输给我们的信条不同的是,即使我赚到利润也可能会亏损破产,那是因为我在市场上速度太快、频率太高地获利。显然,其中的道理在于经纪商是要收取佣金的,在每笔交易后他们都会扣掉一笔佣金,无论我这场比赛是赢了还是输了。

第2章 发牌员

开始时,人们告诉我说股票就代表着对公司的实际所有权,股票的价格将随着公司的相对价值波动而波动,股市交易就是为了给这些公司提供所需的融资。在未经思考之前,这道理看上去非常简单。

没有波动就没有利润。

我在想要购买一只股票的时候仍然会考虑这家公司的实力、前景以及财务状况等,但是这些因素本身绝不会告诉我通过炒股所能获取利润的速度和丰厚程度。那么,我的基本方法就是按照市场本身给我的指示来行动。

我还学到了重要的一课,很简单就是一句话:业务是一回事,股票则是另一回事。

就我个人的目的而言,股票的价值仅是我在购买它时所支付的价款,或者在将它变现时我所能得到的金额。这世界上并无优质股票和劣质股票之分,而只有价格上涨的股票和价格下跌的股票之分。我所得到的结论也获得了许多职业炒家的私下肯定,不过他们并不愿意公开谈论这些结论,当然他们都有自己的原因。

有人用一句讽刺性的格言来描述华尔街:“干吗破产呢?干脆上市好了。”。这意味着公司得到了所需要的资金,方式非常自由,而且没有任何要偿还的义务——永远用不着还款。承销商分得了他们的份额或者发行股票的佣金,接来下股票经纪商会处理所有的股市交易事项,从而也获取应得的佣金。公众则得到了他们用以赌博的筹码,当然,这场赌博的游戏规则是,一个人把利润给你赚,同时希望另有一人再给他带来更多的利润,从而陷入了一场永无止境的循环式投机游戏中去。

另一条具有讽刺性的华尔街谚语是:公众永远是错的。

华尔街的经纪商佣金就像一家赌场在组织牌局时所收取的抽头一样,在那里每一个职业发牌员都能在每桌交易上赚得大量金线。

为了小额利润而频繁地出入市场是很有趣的,我通过进行大量交易而获得了正在从事重要活动的感觉,这真让人沾沾自喜,而且,没有什么事情能比这种操作更让我的经纪人高兴的了,他从来不会建议我不要换股,但每每我赚钱的时候就会发现其实是在亏钱。

在我懂得控制自己的行动之前,我常常为了一两个点的小额利润而从事短线交易,结果在月末,当我考虑了交易成本的时候,就发现我的资产负债表上出现了赤字。

经纪人要做的事情就是制造佣金,所以你不能真的期望他会将你的利益摆在自己的需求之前。

我绝不会在一只股票上涨的时候就卖掉它,我也绝不会持有一只正在下跌的股票。为什么要死死守在输家的身边呢?当它重新跑到前头的时候还有的是时间可以重新在它身上押宝呢。

第3章 庄家

确实这个市场上曾经发生过大量的诈骗案件,从个人观点讲,我很怀疑是否有任何办法能够阻止该类事件发生。

事实上,在任何时候,蓝筹股的交易活动都远比所谓的便宜货活跃。股票市场和其他地方一样,都太容易遭遇各式各样的思维陷阱了。

由于我在书中披露了对止损指令的使用细节,导致人们开始大量应用这种指令。结果,当股票价格下跌的时候一份止损指令单触发了其他的止损指令,从而形成连锁竞抛的效应。在这种情况下,价格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下跌,每次交易都跌去1/8甚至1/4个点。股市绘画出这样的走势使所有的经纪商所言的”价值“论听上去像是胡说八道,它揭示出了市场的本质——股市即赌场。

当我在美国证券交易所进行交易的时候,我所投机的很多只股票都受到了操纵,虽然情况并不为我所知。

我的经历告诉我,仅仅依靠价格就决定购买一只股票或者其他任何东西都是愚蠢的行为。

时机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和基本面因素,甚至所谓的成长性都没有关系,它只和市场上股票的行为有关。

我的经验告诫我说,股票的价格和公司的盈利没有关系,除非恰好有大量的买家认为它们之间是有关系的,并且按照他们的信念进行相关操作。是成长的预期,而非成长性本身才会给一只所谓的成长股制造活跃的交易和高额的利润。

我有自己的信条,当报价器显示价格正在上涨的时候,我就购买,而且绝不后悔。

第4章 掮客

事实上,如果不能说大部分,至少也可以说有很多的股票经纪人都是这样的人,他们天天看到这个市场的运行方式,但是却从未从自身的观察中获得任何长进,经纪人的职业教会了他们许多虚假的观念,让他们分不清真伪。

股票经纪人希望别人认为他们的职业是值得尊敬的,甚至是盛名远播的。

市场预言家们都有自己赚钱的方法,但你完全可以相信该方法绝不是采纳他们自己提出的建议。

老练的股票推销者发现实际上没有什么是不能卖出去的,而且对于乐意相信的人来说,没有什么说法是太过古怪而毫不可信的。

在华尔街上,总有”很好的原因“告诉我们可以期待股价上涨。

很明显的是,如果他们一定要把自己掌握的特殊信息卖给别人的话,只能说明这些信息还不够特殊,因此并不需要保留在自己身边。

如果高科技的产物可以提供关于市场赢家任何方面的预言,那么这些信息就不会仅仅花费”每周1美元多一点“的费用了,他们肯定会自己留着这些信息的。

根本没有一定之规定能够告诉我股票将会怎么波动,是上涨还是下跌呢?同样,如果华尔街的掮客们知道,你大可以放心,他们也不会把这么重要的信息交给我们的,他们将会把信息截留到自己手里并据以展开行动。

有一件让我感到惊讶的事实,预测者的结论在股票市场上的表现并不如单纯凭借平均法则所能实现的效果那样好。

在一件事情发生之后,市场分析家们总能找出一大堆理由来解释,但是实际上,在一个交易日结束时你所能观察到的情况都是再自然不过的了。

实际上,市场中任何事件之所以发生都是因为赌博参与者的行为就是会导致那种结果,没有人能够知道他们将要做什么,直到他们真正做了某件事情,一切才具有确定性。

第5章 个人保护

所有的股票都是存在风险的,如果投资于股票不算赌博的话,就不会产生任何收益了。

被动性和迷信思想古怪地结合在一起就构成了股票市场上很多投资者的特征,这很好地解释了为什么股票市场上很多类型的集体操作方式都取得了成功。因为绝大多数的小赌徒并不信任自己的判断,他们倾向于在集体中寻求安全感,而且因为他们不喜欢每天都要做决策决定自己在市场中应该怎么做,他们就希望能有其他熟悉金融市场运行方式的聪明人来替自己进行思考。

大多数大型共同基金和经纪商公司都保有密切联系,甚至一些共同基金就是由这样的公司所建立的。这就好像是赌场里的发牌员也参与了游戏,并对每笔交易都要求分上一杯羹。

投资俱乐部、共同基金和月度计划的主要目的都是要让”华尔街面向公众“,但是这是否能够成为公众的福音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我自己的感觉是,集体投资面临着和个人投资一样的危险。

从个人角度讲,我不愿意让别人替我往赌桌上下注,我也不愿意依靠游戏中发牌员的建议来进行决策,从我的观点来看,我们是坐在牌桌两头的有不同需求的人,我需要从市场中获取利润,他则需要从我这里获取佣金。

第6章 在赌场中活动

投机者从不凭空投色子,而是运用对概率的理解找出自己相对于其他赌博者的优势之所在。

我为自己在华尔街上量身定制的规则是在特定的市场条件中发现和优化的,这些规则适用于某些特定的玩家,换句话说也就是我自己。无疑还会存在其他同样有效的方法。虽然在股市上并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因为任何股票都可能在任何时间发生任何方向的波动,但是,股票价格的波动从本质上讲还是有限的。我决定专注于考虑这种波动的所有可能性。

我想要在赌场中进行游戏并取得成功,因此我要求自己彻底地了解我所从事的游戏。

在任何情况下,我都不能无视我的投资理念,而去和别的什么人的想法进行折中,从而损失了我的资金。

虽然几乎在所有的市场中我都可以赚到钱,并且我身处的市场常常是混合型的,但是我最好的收益成果还是来源于恰当地利用牛市所提供的良好机会。

我需要经常重复我成功的经验,我的判断基础如下:我购买一只股票唯一有用的原因在于它的价格正在上涨,如果价格的确在上涨,那么就不需要再提出其他问题了。如果价格没有上涨,那么也就没有其他原因再值得考虑了。

通过长期辛勤地研究各种股票的实际价格波动,而不是被动地接受经纪商通过小道消息和年报等渠道提供的很不规律和令人迷惑的数据,我懂得了之前所没有意识到的一些事情,那就是:股票价格波动呈现出一种特定的持续性,遵循着某种上升或者下降的趋势,这使得人们可以通过观察它们的实际波动情况来预测其未来的活动走势,这一点和我之前的印象是不同的。

我的思维方法是:一只股票原先非常出色,曾经在150美元的价位售出过,如果它现在的市场售价为40美元,并且不再下跌,那么它看上去就会很像一种便宜货。从150美元的价位下跌到40美元,这意味着那些处于或者接近于顶峰的位置上购入该股票的所有投资者都会因为不得不在后来低价卖出而蒙受严重损失。这样这只股票在重铸辉煌之前就会有强大的心理阻力需要客服,它可能还需要发展上好一阵子才行。

我认为真正值得我关注的是那些打破了所有之前记录的股票,不仅价格步步高升,而且处于有史以来最高的价格箱子当中。

我发现那些行情将要启动到新高度的股票会显示出交易活动的活跃性,这意味着交易者方面开始注意到它。

我要寻找那些一直相对安静而突然间交易量激增的股票,我的哲学是,任何不同往常的行动都是有含义的,无论是对股票来说还是对人类来说都是如此。

对一只平静的、很少产生交易活动的股票来说,突然发生的行动往往意味着该股票幕后的人们下定了决心。

我并不认为与公司及产业相关的所有信息在股票市场上都是没有价值的。我也会考虑其他因素,比如总股本数。

尽管大多数市场分析家相信,公司的盈利值会对一只股票的价格产生重要影响,但我很难看出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发生。

我通过简单的观察发现,信托基金、投资信托公司和其他大型机构买家必须将自己的资金投向某些股票并从中赚取一定的利润,他们9/10的决策是基于为华尔街所诚挚吹捧的神奇的市盈率指标而做出的。

按照盈利情况进行投资的资本能够导致的一个合乎逻辑的结果是,拥有最优良盈利记录的股票的价格会上涨得更多,或者更恰当地说,预期盈利增加最多的股票价格会上涨得更多。

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选择股票的时候,在实际或者预期盈利方面最具有吸引力的股票应当成为我押宝的对象,因为有很多投资者都想买入它,他们的集体行动是一定会抬高价格的。

从心理学角度讲,我觉得只应当了解我需要了解的东西,否则就会太容易被其他不怎么相关的事情牵着鼻子走。

我必须要知道所选择的股票是否业务萧条以及属于夕阳产业。

在选择股票的时候,我发现不进行纯粹的技术分析,而是从更长期的角度看待股票市场是个很好的选择。

第7章 在赌场中活动

控制风险是我头脑中永恒的优先主题。

虽然华尔街的格言告诉我应当购买便宜的股票而出售昂贵的股票,但我的市场哲学却是不应当那样做。我要购买那些价格上涨的股票,并且卖掉那些价格下跌的股票,而这种行动应当越快越好。

我发现,对我本人来说,和华尔街保持着过度亲密会带来不幸。我非常容易被微小的市场波动所动摇,听到有关合并、重组乃至配售股的传言就可能坐不住了,在这种影响之下,我不大可能坚持任何有益的投资理念。

和其他人告诉我的道理不同的是,我从不认为持有一只下跌的股票能获得什么收益,相反我却觉得它会带来巨额损失,期待它会止跌回转不过是像赌徒的憧憬一样。

止损指令总像一张安全网一样,我的损失不会超出一个箱子的高度。

为了确保我最少能够在顶峰之下几个点的位置卖出,我需要做的事情就是随着股票的上涨不断同时提高止损指令的执行价格。

我的赌注就下在了会遵循正确运行过程的对象上面,如果它没有按照应当的方式运行,我就会想方设法地抛弃它。

我的一个经纪人在一次商业性谈话中告诉我说,投资于普通股市抵抗通货膨胀最好的方式,因为道琼斯指数和其他平均指数都是在年复一年的上涨,因此可以赶上或者超过通货膨胀率。这分析是肤浅的,因为它的基础十分抽象,该基础仅仅是作为一个概念而存在的,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比20年前要高,但是他们忽略了一件事情:年复一年之中,构成这个指数的30只股票不一定都是一样的,那些下跌的股票都被逐渐排除出去了,而新发行的股票则代替进来。

平均指数从来不能告诉我某些特定的股票将会怎样变动。

箱式理论再加上它的小兄弟,也就是止损指令,在1957年的秋天开始给我带来实实在在的利润。

我发现,我和自创的那套方法靠的越近,我赚到的钱就越多,担忧的情况也就越少。而当我偏离自己的理论时,我就会不可避免地遭受损失。

方法必须和运用方法的人保持一致,一种方法对一种类型的人有效,但并不一定对其他人有效,股票市场和别的地方一样,都存在着大量的猜测空间和余地。

当直觉失效的时候我也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有些情况下就不得不接受这种结局。

越是坚决地使用止损指令,我遭受的损失就会越少。

第8章 计算我的所得

我的目标是俘获那些能够赚得最多盈利的股票,因为我一直都了解自己并不可能总是站在正确的位置上,因此,我的投机活动必须具有如下特征:当我遭受损失的时候,我仅仅会损失一点点,而当我赚钱的时候,我就能赚得很多。

就减少损失这件事情来说,止损指令是我的主要武器,仔细应用箱式理论是我所知道的选择优质股票的唯一有效方法,到目前为止,这种方法都显示出了非凡的战绩。

我发现,我已经可以带着有限的筹码大胆地走进赌场了,这里面到处都是交易者、掮客和庄家,他们都眼睁睁地看着我静静地开始游戏了,本人没有构成显眼的风景,也没有非常频繁地获利,但是当我走出赌场的时候却是个大赢家。


公众号
文章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