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ojean的博客 模仿、熟练、超越

《我如何在股市赚了200万》

2018-01-05

译者序

作者的投资理念可以大概概括为:不听消息、不听谣言、只买成长性行业中的强势股。

经过反复摸索,作者领悟到靠消息炒股就好比是赌博,纯粹靠技术分析炒股赚少赔多,只有选择成长性行业中的强势股中线持有才能少赔多赚。

感性选股、理性操作、突破买入、止损保护。作者认为对于处于信息劣势的普通投资者来说无法预知未来,也没有必要浪费时间去预测未来,我们不知道股票的顶和底在何处,在此前提下,只有通过仔细观察股票的走势才能对股票有感觉,因此是感性选股。

很多投资大师都说投资是一门艺术,其根源在于市场参与者众,并非所有的人都是理性的,而股价的高低点正是这些理性与非理性的投资者买、卖出来的,因此需要感觉。

其实感觉是可以培养的,这种培养就是通过对一只股票长期观察来实现。

即便感觉错了也没有关系,可以先试探性买入,然后存优汏劣,这样总能保证少赔多赚。有了信心有了方法,自然就可以理性操作,坐享胜利果实了。

第1章 加拿大时期

典型的小散户:乐观、无知、频繁操作。

生意人的情报并没有带来他们所许诺的财富,咨询公司也未能提供让我从股市赚钱的有用信息,他们推荐的股票跌的远多于涨的。

第2章 走进华尔街

慢慢总结出一些可以采用的原则;

  • 不能盲目听从咨询机构的建议炒股,因为无论是加拿大的咨询机构,还是华尔街的咨询机构,他们也会犯错;
  • 应谨慎看待经纪人提出的炒股建议,因为他们也会出错;
  • 不要对华尔街格言太在意,哪怕是流传已久且备受推崇的格言;
  • 不要操作“柜台市场的股票”,只买卖已上市流通的股票,因为这种股票无论什么时候想出手,都能找到买家;
  • 不管听起来多么有根据,都不要听信谣言;
  • 与赌博的方式相比,基本面分析更适合于我,因此我应该学习这种方法;
  • 与其同时买卖十几只股票且短线操作,还不如长期持有一只股票;

采用基本面分析法寻找股票是正确的思路。

这仅仅是作者在这一阶段的想法。

第3章 第一次危机

股票实际上就像羊群一样,会按照它们所属的行业形成板块,市场上属于同一行业的股票,股价往往会齐涨齐跌。合理的思路只能是经过基本面分析解决下面两个问题:

  • 最强势的行业;
  • 在这一行业中最强势的公司; 然后我只要买入并持有这家公司的股票就可以了,因为这只理想的股票一定会涨。

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我看到某只股票表现强于市场,就会立即看看同一行业的其他股票的表现,如果它们的表现也很好,我就会找出这一行业的龙头股,也就是表现最好的股票。我想,如果买这一行业的龙头股不赚钱,那么买这一行业的其他股票肯定也不赚钱。

每天我都要花好几个小时来研究股市行情,热切地寻找着解决方法。

我自问,研究公司的财务报告、行业前景、投资评级和市盈率到底有什么价值呢?最终把我从危机中拯救出来的,不过是一只我一点都不了解的股票,我当时选择买它的唯一原因是因为它看上去要涨。

第4章 发展箱体理论

我反思了过去的投资经历,结果是有对有错,一方面我用基本分析法炒股却赔了钱,因此是错误的思路;另一方面,我用技术分析方法炒股却赚了钱,因此是正确的思路。显然,最好的办法是继续使用正确的方法,即技术分析法。

我对这家公司一无所知,也不可能发现什么亮点。但是从它持续放量上涨的市场走势可以推断,肯定有人对这只股票知道得比我多。

我纯粹是根据公司的股价走势来买的这只股票,结果却从一起我并不知情的并购中赚了钱,我虽然并不知情但却获得了与内部人相当的交易效果。这次经历更让我确信,采用纯粹的技术分析是可行的。也就是说,如果我抛开其他因素,只研究股票的价格走势和成交量,是可以盈利的。

我认为没有必要再去关心股价上涨背后的原因,因为如果公司的某些基本面出现了好的变化,就会有很多人急着去买它,结果是,这种利好消息很快就会反映在公司股价上涨和成交量放大上。

怎样才能鉴别出这种利好的变化呢?经过深入思考,我找到了一条标准:即与别人比较股票。

如果一只平常不太活跃的股票突然变得活跃起来,这一定不正常,如果再出现股价上涨的情况,我就可以买入。因为这些反常举动的背后,一定是有一群知道某些利好消息的人有所动作,一旦买入我就成了他们沉默的跟随者。

怎么判断正在进行的股价走势呢?这个问题简单而又直白,但从其严重性来说却是个复杂的问题。我已经知道书本上没有这个问题的答案,资产负债表无济于事,各种消息真假难辨。

股价走势并不完全是杂乱无章的,股票并不是像气球一样没有方向地乱飞。就像受到地球的吸引力一样,股价总是有一个明确的上涨或下跌的趋势,这个趋势一旦确立就会持续。股价总是沿着这一趋势展开一系列波动,或者我将其称为’箱体’.

股价会在高低点之间不断波动,围绕这一涨跌波动区间画出的区域就代表一个箱体,这些箱体在我看来逐渐清晰。

当我感兴趣的某只股票的股价波动箱体像金字塔一样层层叠加,且当时股价正处于最上面一个箱体里时,我开始关注这只股票。如果它在箱体的顶部与底部之间来回振荡,那是最好的。一旦我判断出这个箱体的范围,只要股价没有脱离箱体,无论涨跌都没有关系。事实上,只有当股价在箱体里不上蹿下跳的时候,我才会担心。

我对股价不活跃的股票并不感兴趣,因为这意味着公司股价不会大幅上涨。

我发现有时一只股票会在箱体里运行数周,但我并不关心它在一个箱体里运行多久,只要股价不跌破本箱体的下轨即可。

当我时刻关注的走势是向上突破到下一个股价更高的箱体时,我就会买进。

我的任务是准确判断箱体的范围,并确信股价没有突破箱体的下轨,这是关键。一旦公司股价突破了箱体的下轨,我就立即抛出,因为它没有朝着我预期的方向运行。

舞蹈演员在腾空跳起前都要先下蹲以便获得腾跳的冲力,我发现股票也是一样。它们往往不会突然一下从50美元涨到70美元,换句话说,我认为处于上升趋势的股票,在上涨到50美元之后再回调到45美元的走势,就好比舞蹈演员的下蹲,是为了上涨做准备。后来,当我经验更丰富时才知道,股价在创出50美元的高点后回调到45美元的走势,还有另外一个重要好处,即通过这种回调将那些不坚定的、动摇的持筹者震出去,这些人错误地将回调看作趋势反转向下,只有这样才能使股价下一步涨的更快。

当一只股票处于明确的上升趋势时,剩下的问题就是判断其上涨幅度,打个比方,如果股价从50美元上涨到70美元,但是偶尔有回调,那么这种回调完全正常。

我又领悟到以下几条投资要点:

  • 股市里没有确定的事,有一半的时间我的判断都是错的
  • 我必须承认这一事实并据此调整自己的操作,必须压制住自己的自豪感和自尊心;
  • 我必须成为没有偏见的分析家,不把自己划归任何理论,也不对任何股票产生偏好;
  • 仅仅抓住机会是不够的,首先我必须尽我所能地降低风险

我决定在下达停损买单以便在某一特定价位买入某只股票时,同时设定自动止损卖单,以免股价下跌。

我知道,许多次为了减少损失我被止损出局后,股价立即出现大幅上涨,但与防止发生巨额损失相比,这并不重要,因为我总有机会再次以更高的价格买回这只股票。

对我来说最困难的问题在于,约束自己不要那么迅速地卖出正在上涨的股票。

既然我没有办法让自己每次都摆脱恐慌,那么更好的办法是采用另一种方法,那就是持有一只正在上涨的股票,但同时保证止损卖出单的止损价与股价一起同步上提。我将把止损价与股价的差价设在一个合适的范围,这样股价的小幅波动不会触及止损单。不过如果股价真的开始掉头向下,我就会立即卖出,采用这种办法我永远只会损失小部分利润,从而保住大部分利润。

只要股票在上涨我就不应卖出,那么什么时候卖出呢?应该在股价箱体开始反转的时候卖出!当股价箱体的金字塔开始向下时,就表明到了停演抛出的时候。我设定的随着股价不断上移的止损卖单会自动注意这些事宜。

我感觉自己就像知道一间房子最终会被照亮一样,在黑暗中充满信心地摸索,寻找能带来光明的开关。

第5章 环球电报

如果不知道股票每天的价格上限和下限,我就不能画出股票的股价箱体。

因为我一次只关注5-8只股票,所以自动将它们从其他数百只走势杂乱的股票中分隔开来。除了这几只股票的股价外,我不再受其他任何因素的影响。

我听不到人们说什么,但我能看到他们在做什么。

当时我并没有认识到这一点,但后来认识到了,当我炒股的经验越来越丰富时,我才意识到这一点对我来说是多么有价值。

在纸上模拟操盘与实际投资差别很大,这就像玩纸牌时赌盘里没有赌注一样,其趣味和兴奋感犹如在一位老夫人家里玩桥牌。

我的股票走势令人费解时,往往正是市场发生剧烈波动的时候。因为我只收到了我所持有的股票的报价,所以根本没有想到市场走势可能对它们产生影响。这就好比只观察局部战场的战况就想指导整个战争一样不可取。

我试图将某一严格的模式套在市场走势上的做法,是错误的,而且基本上也不可能这么做。

想要用某种机械的标准来归类道琼斯工业指数和个股走势的相关性是不可能的,判断二者的关系更像是一门艺术。

我决定跟踪道琼斯工业指数,但这么做只是为了判断当前的市场处于强势还是弱势。

与此同时我努力训练自己的情绪,我的方法如下:不管什么时候买入一只股票,我都要记下买入的理由。当我卖出时也要记下卖出的理由。一旦交易以亏损结束,我就要记下我所认为的亏损原因,然后尽量避免再犯同样的错误。

股票就像人一样也是有性格的,因为股价反映的是买卖股票的人的性格。

逐渐明白一个道理:尽管我在逐渐成长为一名诊断专家,但不可能成为先知者。

“价值”一词放在股票身上没什么用,一只股票的价值就是它的报价,反过来股票的价格完全取决于买卖双方的供求关系。

许多人持有股票长达半年之久,就是为了获得长期资本收益,我认为这样做很危险。

当我认为正确时就大胆买入,当我认为错误时就冷静抛出以控制损失,我不再认为这样做有伤自尊。

当一只股票不断下跌时仍然抱着不放,这不叫赌徒叫什么呢?如果不是赌徒,那么一旦股价下跌就应该卖出,而他们却满怀再来一张好牌的期待一直持股,这正是赌徒的心理。

第6章 小熊市

据我推测,如果一只股票从100美元跌到了40美元,那么很长时间内它都难以再重新回到这一高位。这就好比一个腿上严重的运动员,需要很长时间的康复,才能再像以前一样奔跑跳跃。我不能指望买进一只股票后,使劲给它打气加油来获利。

我认同现实状况,而不是我的主观愿望。在下跌市道中,我只有站在一旁等待更好的时机出现。择时第一

大部分抗跌的股票都是盈利趋势明确将是大幅向上的股票,结论显而易见:即使市道不好,也有资本流向这些股票,这种资本对盈利增长的股票的追寻,跟狗的嗅觉一样灵敏,这一发现把我引向一片全新的视野。

不管股票价格走势背后的原因有多少,我都只看其中一种原因,即不断提高的盈利能力或预期将会不断提高的盈利能力。为了做到这一点,我把技术分析和基本面分析方法结合起来使用。首先我根据股票在市场上的技术表现选出标的股票,但只有当基本面分析揭示这只股票的盈利能力在提高时我才买进。

我找的是那些符合未来发展趋势的股票,是那些预期未来将推出革命性的产品,从而使公司盈利迅速提升的股票。

我并不关心公司的产品,但是我必须知道这家公司是否属于生机勃勃的新兴行业,它的市场走势是否符合我的要求。我这么说肯定违背了许多财经作者的建议,这些人有着保守的背景,几十年来他们一直在喋喋不休地告诫投资人必须研究公司的财务报告和资产负债表,以尽其所能地了解一只股票的情况,从而做出明智的投资决策。我认为这种做法不适合我,公司的财务报告和资产负债反映的是过去和现在的信息,它们不能告诉我未来的情况,正是因为这一点我必须自己做计划。我还意识到这仅仅是我个人的看法,因为我希望获得资本收益,而那些希望获得稳定的分红收益的人,肯定会有其他看法。

凭借多年操作中积累的经验,我努力寻找这些现在是高价但未来仍有上涨空间的快速上涨的股票。因为我相信,一旦市场出现转好的迹象,这一类股票就会率先上涨。

我在加拿大时期的投资经历教会我,不要以赌博的心态做投资;做基本面分析的经历使我了解了行业分类和各个行业的盈利趋势;做技术分析的经历告诉我,如何解读股票的价格走势和技术点位。现在我把这些知识整合到一起,以强化自己的操作技能。

第7章 理论开始奏效

因为身处远东地区,我不可能知道任何竞争对手将要成立的消息。但是,我根据价格走势构建的投资系统的技术指标已提醒我及时卖出。

我了解到这家公司是做实木地板的,这绝对不符合我选股的基本面标准,但是公司股价的技术形态太有吸引力了,以致我很难不关注它。

第8章 第一个50万

略。

第9章 第二次危机

当我的钱包鼓起来后,我的思维能力却反而退化了。我变得自信过头,这是所有泡在股市里的人都可能会有的最危险的状态。市场总会教训那些自认为能轻易把握它的人。

我开始跟着打听各种相互矛盾的混杂着事实、观点和小道消息的信息,翻看市场评论。还回答这样的问题:你对市场怎么看?你认为这个价格便宜吗?所有这些对我产生了致命的影响。

当我失去自己的独立判断开始从众时,操作也逐渐从众起来。现在我不再是一只孤独的狼,相反变成了一只思维混乱的、兴奋的小羔羊,成天跟在其他人的屁股后面转,等着被狼抓住。这段时间我之所以操作不好,是因为看得太多,想做的事情太多。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才陷入目前这种虽然能看到股市报价的数字,却对它没有任何反应的状态。

就好像是灵光一现,我突然明白了问题的原因所在,那就是,当我在国外时,能够冷静、客观、不带主观理解、不受谣言影响、完全不带感情色彩和自我因素地评估市场或少数几只我感兴趣的股票。而我在纽约的时候情况却不一样,在这里,我能听到各种解释、谣言、恐慌和相互矛盾的信息。结果我的情绪与股票纠缠在一起,从而失去了原有的冷静分析。

把其余的股票全部抛掉,然后搭飞机飞往了巴黎,不过在动身前我做了一个重大决定,我告诉我的经纪人,永远不许他给我打电话或者给我发送任何种类的预测信息。像以往那样的每天的电报报价是我唯一需要的与经纪人和华尔街的联系。

我已经吸取了以往的教训,我决定把下面这一条定位永久的原则,即永远不再去经纪人的办公室。而且必须禁止我的经纪人给我打电话,我只能看用电报传来的股票价格,其他任何东西都不许接触。

除了我的股票报价外,我的经济人永远不许向我发送其他任何股票的报价,他们不许向我推荐任何新股票,因为我立即会把这种股票归为谣传一类。我将通过翻看每周的财经周刊亲自挑选新股票,就像以前经常做的一样。

我每次只会增加一只新股票,然后,我会像以前那样,在决定是否值得投资前仔细研究这只股票。

第10章 200万美元

现在投资的资金量已经很大,我仔细分析了目前的市场情况,试图像往常一样找出一只交易活跃的高价股。但这时产生了另一个问题,这加大了找到一只合适股票的难度,那就是我的资金量大了以后就要十分小心,以免自己的买入行为影响股价走势。

我还要面临另一个事实,即我的止损位可能不再实用,因为没有一个交易商或股票专营商能在几秒内吸纳这么大一笔卖盘。

我没有任何理由去卖掉一只上涨的股票,我只要继续分享上涨的趋势,同时根据上涨的股票不断抬高止损位即可。当趋势在上升时,我会买进更多,如果趋势反转呢?我将像受到惊扰的窃贼一样迅速逃离。

后记

略。

附录

略。

读者问答

我建议你不要向别人打听消息,也不要听从别人的消息。

在大多数情况下,有一条基本的原则很适用,那就是:渐进的盈利增长迟早会体现为股价上涨。然而,有时股市会迎合当前的风尚而忽略所有其他方面情况。

虽然可以说我的脑子就是绘图器,但我并未采用周线图服务。从实用的角度来看,我认为周线图很有帮助。

假设一只股票正在突破前一个箱体,并开始上涨,那么新箱体的上轨是它随后上涨期间达到的最高价,而且应该保证连续3天未能达到或突破这一价格。

只有当前一箱体上轨已经牢固确立时,新箱体的下轨才能确立。确立新箱体下轨的方法与确立上轨的方法正好相反。

根据我的经验,你越少为了寻找复杂的赌博机会和短期利益频繁进出,则赚钱的可能性越大。我还从经验中总结出一条,**即除非你的股票还维持在其箱体里或是在上涨,否则最好远离熊市**。

我只对那些突破前期高点的股票感兴趣。整套方法是建立在大幅快速上涨的基础上的,自然90%或更多的上市公司都达不到这一要求。

就我个人而言,我的脑子就是绘图器,我是根据感觉做决策,而不是根据冰冷的计数数据做决策。

对待止损卖单的正确态度是:当一只股票向上突破到一个新箱体时,在它确立新箱体的上轨和下轨之前,我会把止损位保持在原有水平。当新箱体的下轨已牢固确立时,我就把止损位提高到新箱体下轨以下一点点。

我总是把止损卖单设置在以下两个位置之一:

  • 当股价出现重大向上突破时,在突破后立即设置止损卖单,在这种情况下,止损单的价格就设在突破点下面一点点;
  • 将止损单设在某个箱体的下轨之下一点点,当股票向下跌破箱体下轨时,止损单就会生效;

相似文章

公众号
文章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