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斯顿吴的博客 模仿、熟练、超越

《从一万到一亿——证券投资底层逻辑》读书笔记

2019-03-17

序言

保守主义,系统化思想。

不要跟着大奖得主交易,因为他们为了座次必须用重仓,下狠手,甚至孤注一掷。

其实以我的目力所及,这些真正的赚钱机器大都很朴实,用的方法也都很简单,只不过练出了一套好的交易习惯而已。反观很多失败者往往披坚执锐口若悬河,以至于让人看不出他们的铠甲里包着的只不过是几株韭菜。

大多数股民其实并不适合做投资,他们必然会为自己的不理性付出代价,这些代价客观上成全了一些赚钱机器。

人类的共性是恐惧未知,所以大多数人会倾向于追求确定性。但市场是不确定的,追求确定性的偏好反映到交易过程中,必然是预测导向,结果一定是确定性地亏损。

证券期货市场永远只尊重持续赢利者,持续赢利的赚钱机器都是很简单的,所以无论你懂得多少,最终都得回归简单,从知道到悟道,最终得道,是一个不断简化的过程,践行了这个过程,结果是无为而无所不为。

第一章 这样炒股也能赢利?

投资人的内功。

只追求自己的稳定,不去管别人的暴利。

无他,是规则在管着他们的手。

努力发现并善用自己的长板,回避自己的短板,找到离自己人性最近、最合适的方法。

股市生存虽然不易,但总有一些人、一些模式可以持续赢利,而且有些能够赢利的思想和模式还是针锋相对的。

这些手法有些异类、有些奇葩,甚至有些三观不正,但请不要不以为然,不要不屑一顾,更不要嗤之以鼻,获取,这正是适合他们的投资正途呢?

市场不可测,所以无论是看起来科学的方法或是不科学的方法,效果是差不多的,但是其中还有一个区别就是使用者对方法的信任问题,信与不信,区别很大,涉及执行、一致性。

反正预测都是不科学的。

但我也认为所谓占星术分析股票有些荒诞不经,不过各种股票分析方法有不荒诞的吗?

KDJ,MACD胜率不超过50%。

胡立阳曾公开过他的炒股秘籍,其核心就在于通过机械化操作来克服人性弱点,使自己在股市中变成不正常人,他认为正常人在股市中反而赚不到钱。

一定要用相同的单位追加仓位。

根据统计,在一般多头行情下,每12只股票中总有1只能成倍增长。

三天不赚钱就卖掉,因为根据统计,一只好股票绝对是每隔三天、两天就要创新高,绝对不可能停下来休息三五天再创新高。

研究的股票不要多,只看二三十只,不熟悉的不要买。

强迫自己留下最好的股票。

通过补仓摊低成本的做法是不对的。

洗盘的特征是疾风暴雨,这就是不怕急跌就怕阴跌的原因。

卖出时不应该以自己的成本作为依据,什么点位入手的,与当前的行情没有任何关系,你要做的应该是客观的止盈止损。

信徒多了,信仰就会反作用于市场,会莫名其妙地出现一些规律。

一个使用KDJ持续赢利的投机者:当K、D、J值都大于50时就买入,反之就卖出。

每遇大跌,他就会在自己精选的股票池里选一只跌得最多的买入,涨的时候他也是这样操作的:涨三天的时候卖出一半,到第五天的时候再卖出另一半。这个战法虽然简单,却是屡试不爽。

其实任何理论都不神秘,都是有局限性的,因为静止的理论永远滞后于运动的市场。理论无优劣之分,对股民来说,哪种理论管用哪种理论就是好理论,就是最适合自己的。

凡是涉及命题者自身、在内容上”或真“的命题,都是反身性命题。进一步说,研究对象受到研究者自身的影响就叫反身性。

基金经理用各种高大上的方法选股,其过程不过是在自我安慰或者折磨,其选股结果真的不必大猩猩高明多少。

成功的交易其实并不复杂,也许就像自然法则一样,越简单的东西越有效。成熟的投资者如果真正参透了市场的玄机,则生活中的任何现象都可以作为买卖依据。

第二章 赢家的习惯

走向投资成功的道路千万条,只要能够了解自己,就可以找到适合自己的、离自己人性最近的方法,然后持之以恒则必有所成。

其实从原理上来说,技术分析或基本分析都是运用归纳法得出的结论,而归纳法所得出的结论也只是或然事件,甚至连概率优势都不一定具备,所以并不一定比歪门邪道高明多少。预测是整个交易过程中最不重要的环节,偏偏被大多数人视若根本。

我们看到的100万只天鹅都是白的,所以归纳出所有天鹅都是白的,这个结论当然是靠不住的。

成功的交易者靠的是强大的内功,而不是什么出奇制胜的套路。内功少不了理念的支持,但这个理念必须要和自己的思维定式融合才会真正属于自己。

行情涨跌的背后是人性的浮沉,投资的终极竞争是人性层面的竞争。如果一个人在心性方面没有优势,又不注意加强修养或者借助环境的力量改变自己,而是沉醉于研究不同的高招,终究会被市场淘汰。

要想赚钱,最初的几年就不能为赚钱而赚钱,而要严格、枯燥地重复规范动作。

投资者在书本上学到的都是共性的理论,但交易是个性化的,只能在借鉴理论的基础上用自己的经验教训来支撑理性的交易行为。

成功的投资者都有自己独特的心法,他们的知识水平和对市场的研究深度不见得比一般股民高,但他们发挥稳定。如果没有稳定性,没有概率意义上的确定性,复利只能是算术游戏,过过嘴瘾而已。

投资的基本原则是技术要从属于策略,策略要从属于战略,战略最终从属于信念和价值观。成功的投资者要有正确的战略和牢固的信念,不要相信伪深刻的高论,因为这些东西会降低认知能力,会让人倾向于相信阴谋论思维,最终成为羊群中的一员。

优秀的投资者并非胜在高智商,而是胜在对自己的苛求。他们用这种苛求过滤掉无意识的冲动,然后心无挂碍,一心一意地执行既定方针。

行情是演变出来的而不是设计出来的,更不是推算出来的。市场重演的看似是图形,其实是人性。人性是亘古不变的,是有规律可循的。然而事实是,那些以传统技术分析为指导、唯技术大师马首是瞻的人,却是韭菜阵列的主力。

人不是在和市场交易,而是在和自身对市场的认知交易,从而本质上是和自己做交易。

掌握”真理“容易,认清自己难。掌握一万条真理,不如认自己的死理。

想预测未来,不是把今天画成一条延长线,而是找到那些虽然微小,但是总是在翻倍增长的计划。

当你刻意追求和大众相反的时候,实际上你已经成为大众的一员。

反人性不容易,一套适合自己的交易系统不是为了修正人性的弱点,而是为了切合个人的特性,让交易更人性化。

好的系统应该让人少些选择,以降低犯错的概率。

输家和赢家的区别表面上看是执行能力的强弱,其实是赢家充分认识了自己,他们深刻地知道哪些是自己做得到的事,哪些是自己做不到的事。

一般人还是不要专业搞投资,因为成功绕不开修炼,而修炼是大多数人无法承受之重。要想把握修炼的方向,就得找到离自己人性最近的方法。

如果一个有效的交易模式可以被复制,当被复制到一定规模之日,就是此模式失效之时。

在开仓的时候就计算好可能的受伤程度,承受得了才开仓,这样亏了就能立即开跑,不留一丝挂念,永远保有下一次进场的权利。

聪明人不适合做投资,因为成功投资没有秘诀,如果一定要说有秘诀的话,那就是坚守,傻傻地坚守。

逆势操作、不注重资金管理是交易失败的主因。

明白人不入羊群。

第三章 离人性最近的才是最好的

有人终其一生不断探索市场,却从未花时间去了解自己,这样的人终究会败给自己。投资不同于普通行业,因为普通行业节奏没有那么快,人性的弱点可以被暂时掩盖起来,但在投资市场上,人性的弱点会很快被充分暴露,一切善恶仿佛都是现世报,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市场就是浓缩的人生。

人性是我们看不见的,它必须撞上一面墙再反弹回来,才能被认识到,才会被具象化。为了认知得更深刻,我们需要有意去找那些很坚硬、很平整、很高大、很伟岸的墙去碰撞,然后才知道自己的人性到底是什么,自己有几斤几两、质地如何。人性虽然抽象,但真的就存在于行动中,行动不断与外界之墙碰撞后就会反馈出结果,从这些结果中可以找到自己人性的真实面目。

当庄家要派发的时候,对自己的亲儿子都要隐瞒真相。

没有不靠谱的消息,只有不成功的操作。

赚钱的要害在于时机的把握和资金管理,并不在于消息的准确率。

高手成功的途径有很多种,但真正的共性是强大的内心,内心不够强大者,即便满腹经纶,决定聪明,高大上的消息天天有,也会被人性的弱点蒙蔽了双眼。股道精华实在股外,此言不虚。

高手心目中的某些常识或习惯,却是你的天花板。

做事情都会有一个汇报周期,希望在短时间内立竿见影,就是急功近利,就是大贪婪。

有术无道止于术。

策略只属于有意识的头脑,但头脑里有意识的这部分十分脆弱,而非理性的那部分倒是随时蠢蠢欲动。

佛教把心理学中所说的无意识冲动称为业力,它本质上是一种行动不经大脑的习惯。

许多成功的投资者没有交易系统的概念,但他们的操作习惯实际上暗盒了交易系统的基本理念,所以他们实际上也是有系统的。从实践上来看,系统并无高下之分,所以即使以星座理论为预测基础构建起一个交易系统,如果执行得当同样可以长期盈利。

锋利已不重要,内力的雄厚才是关键。

不要用勤奋掩盖无明。

没有目标的人往往会纠结于小聪明而贻误了大事,或者其心里根本就不存在大事。做好投资需要有战略思维,所谓战略,就是为了达成目标而舍弃某些具体利益的行事方法。

决定股市发展方向的是情绪,而不是理智。

比之股市,期货中散户和机构的博弈条件还算相对公平。

第四章 真的执行不了吗?

系统和自己兴趣更加贴近,最容易执行,这才是最终的解决之道。

开悟是一种千磨万击后呈现的境界,是得到了大智慧后的状态,类似于佛教所说的涅槃。

取法乎上,仅得其中,要用上等的准则,才能得到中等的结果。

交易系统执行不了,就算不上属于自己的好系统。

一般人平时无论受到什么训练,到临门一脚决策时,大都是让位于本能。

对交易系统”真的相信“了,就会不顾一切地去执行,前提是要有一个适合自己的系统。宁愿相信不那么科学的星象学,也不要去相信那些看似科学但自己不真正懂的东西。

你不可能从自己不相信的东西上赚到钱。

正反馈是一种巨大的能量,负反馈是一种巨大的破坏力。

预期是会自我实现的,切记切记。

习惯其实就是潜意识,就是人在某种场景下的第一反应,它控制着我们的生活,控制着我们的性格。

坏习惯是你的最大敌人,要么你干掉坏习惯,要么坏习惯干掉你。

预设底线,把自己锁在正道上,经常这么做,最后就会形成好习惯,内心就可以深刻地发生改变。

专心做一些事情来转移精力,让思绪的野马消停片刻,比如听音乐、快步走、游泳、做家务。

止损其实只是刹车系统,再重要也比不了动力系统,动力系统就是赚钱能力。

其实黑天鹅事件是无法预测的,否则就不叫黑天鹅了,所以还是用不变的止盈止损策略来应市场的万变。

投资交易的世界里,无关努力,无关学历,无关经历。

认知,才是唯一的差距。

当你有了一套交易系统,你确信它可以在长周期内输出一个稳定的结果,那么,在它符合你的性格特征、你的思维模式的情况下,根本不需要优化。

相反,如果某个投资人的认知是,交易系统需要与时俱进,不停地优化才能跟上市场的潮流,而且可以不停地提高盈利能力,那么,将来的行情走势一定会不停地冲击他这个认知点,让他不停地违背系统而做出调整,他将迷失在追求完美系统的环境里。

交易,需要的不是持续的提升,需要的是稳定,交易的世界里,没有稳定的暴利。

任何一套交易系统都不完美,交易本身,也是一个前进几步退后几步的过程,也就是说,任何一个系统化交易者都会遭遇不利期。或是连续亏损,或是大幅回撤,资金曲线连创新低。

在这个时候,交易者的认知会受到很多的冲击。

不需要从表现做无谓的分析,要直接洞见其本质:没有行动是因为认知不足,提升认知到一定程度,执行力便毫无问题。

在交易的世界里,认知就是最大的差距。

第五章 论”投机分子“的修养

到底该如何读交易方面的书,著名”网红“吉姆·罗杰斯说应该读两种书,一种是哲学,一种是文学。因为从这两种书里能感受到人性。

在资本市场上最终较量的不是那些成文的技巧,而是对人性的感知力与把握力。

”为道日损“,就是要简化、简化、再简化,日日都损,损到最后剩下的就是内化于心的精华,这精华的具体内容是因而而异的,都是自己擅长的。于自己擅长的事,专注到玩命地强化自己的强项,才是取胜之道。

控制风险能力第一,发现交易机会能力第二。

在高度随机的价格波动中找到非随机部分,然后去预测它,这就是市场分析者的任务。

如何找到价格波动中的非随机部分?周期分析是最有效的。

就逻辑上来说,所有的技术分析都是利用历史行情猜测未来,这是归纳法的思路。

已知前五个排队者是女性,我猜后面一个排队者也是女性,这就是简单的归纳法;每个人都会死,是真命题,苏格拉底使人,所以可以推测出苏格拉底必然会死,这就是简单的演绎法。归纳法从历史现象出发,演绎法从真命题出发。

当一种技术被市场的参与者广泛认可,它就会变得有效了,莫名其妙地有效了。

技术分析会给出一些点位,就像本来没有任何区别的日子,因为认为设置了许多节目,慢慢地岁月就变得可以度量。节日成为岁月海洋的航标,反过来又会影响人们的日常生活。

技术分析只是行情分析的一个子系统,而行情分析是整个交易的子系统。

技术分析其实只是一种信仰,股市需要信仰,而信仰有许多种,可以是统计学,可以是图形识别,也可以是星象学,技术分析只是其中一种,只不过它算是一种显学。

投资者真正的交易系统和自己刻意设计的交易系统不是一回事,前者是实际交易习惯的总成,是真正的交易系统,后者是刻意设计出来的、尚不真正属于自己的,或者说是假的交易系统。

人人都有真的交易系统和假的交易系统,这二者越接近,就与成功越接近。

交易成熟的过程,是一个不断向自己内在逼近的过程,是外部系统和内在自我不断融合、逐渐趋同的过程。

亚当理论明确告诉投资者不要迷信主观的分析工具,要适应市场,做一个趋势跟随者。

亚当理论唯一没有明确的只有资金管理。

如果你只在很少的几个市场中进行交易,就大大减少了赶上趋势的机会。

套用量化的用语,典型的交易系统应包括以下四个模块:行情研判模块、交易策略模块、资金管理模块、危机管理模块。

自信、一致性、纪律性,是大多数长期赢利的投资者成功的关键。因为严格执行系统而产生的亏损,一定会在未来的交易中加倍地补偿给你。

连续亏损期可以磨炼自己的耐心和抗击打能力,连续获利期可以考验自律能力。

自己用几年时间悟出来的、又愿意去执行的系统,基本上不必去修改,因为交易大师的系统也不过是那么回事。

交易系统其实是为克服人性的弱点而建立的,真正的难点仍是来自于人性对它的抵触,不要临时起意去优化系统。

真正的难点仍是来自于人性对它的抵触,不要临时起意去优化系统。

第六章 投资脑洞

股票交易不是一门科学,而是一门技艺。

在投资中,成功是对优秀品质的回报,技巧或学问还在其次。这种品质是通过一点一滴的小事做起,慢慢培养出来的。

概率只在长期有效,短期内运气才是主导。

据说,赌博包括做期货、外汇可以使人分泌出比毒品高两倍的多巴胺,所以更让人痴迷,更让人停不了手。

凯利公式只适用于固定赔率的场所,例如赌场,但股票交易赔率是不固定的,通过历史数据统计得出的赔率只是对历史的描述,并不代表未来。美国著名的长期资本管理公司正是死在这个误区上面,他们通过历史数据评估其系统的最大风险,但当实际行情远超他们的最坏评测结果时,他们还不断加仓试图降低成本,最后树倒猢狲散,留下了”诺贝尔“级的笑脸。

大样本时统计规律才会显现出来,我们交易的次数都不够多,所以运气也实在是太重要了。

信心影响运气,坚信自己很幸运的人会不惧挑战,更善于创造和发现机会,因而会选择适当的目标并坚持不懈,他们坚信幸运女神终将降临,结果往往是幸运女神真的降临了。

但在赌博中可能就会反过来了,好的赌徒大都是悲观和谨慎的人,成功的投资者大部分都是保守主义者。

我们无法预见资金曲线的样子,但是我们可以控制亏损的数额,这样就可以保证在市场里生存下来,生存下来就能等到幸运女神的青睐。

成功的投资者都是保守主义者,保守主义者都是有灾难意识的,有灾难意识者都会在保全自己的前提下等待好运,而不是在市场面目全非的时候还在等待有人来救援。

对所有的现实问题,哲学都有降维打击的优势。

生活中的习惯一定会映射到投资中,而且会放大若干倍。

有人做了多年投资还没有形成固定的风格,还试图在短线和长线之间左右逢源,什么钱都想赚,这种人往往会左右挨耳光,在自己的痴念中反噬其身。

周线级别的趋势是由基本面决定的,不容易受到操纵,所以有一定的可测性,至少期货市场是这样。

趋势是需要酝酿的,不是短时间可以完成的。


文章目录